第3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大颗大颗的泪水涌了出来,他抽噎着,断断续续地说:“我没有办法……明明什么都没有了,明明下定了决心……可我还是做不了,求你……”

    许多年来除了演戏需要,他从没在别人面前这样失态大哭过。压力和恐惧让他彻底奔溃了。此刻的卓悦就如同一个委屈又哀伤的孩子,将所有的脆弱暴露在方明衍面前。

    男人松开了他,由着他哭个尽兴。直等他渐渐平复下来,才再度开口:“哭够了?”

    第3章 转折上

    卓悦胡乱用手背抹掉脸上的泪痕,窘迫地起身捡起衣裤。他酒量确实不好,这会儿走路都有些不稳,好容易将衣服套上,垂眸道歉:“对不起,今晚打扰你了……”说完便要匆匆逃跑,腿被一旁的矮凳绊住,重心一歪朝着放满酒瓶杯盏的茶几倒下去,幸而被方明衍及时揽住了腰。惊魂未定的卓悦紧紧抓着对方的胳膊,半天才回过神来,窘迫地松开手。

    “行了,我送你回去。”方明衍开口。

    “不用了,我……”

    “如果你今晚出了事,我会脱不了干系。”男人打断了话,淡淡扫他一眼,“放心,我没有强迫别人上床的爱好。”

    话说到这个份上再拒绝显得矫情。卓悦上了方明衍的车,说了地址之后便一路沉默。酒意上涌,他胃里难受脑袋又昏沉,靠在后座上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司机按照地址将车开到一片老城区。政府起初想征用这片区域,但这儿住户多又都难缠,拆迁难度太大,只好搁置。这些房子都有些年岁了,建的密集而拥挤,不少外墙的石灰剥落露出红砖来。沿街开了一排洗头店,粉红色的轻纱遮着窗户,里面坐着的小姐们露着白花花的大腿等客人。漆黑狭小的巷道里,偶尔蹿出一两只郁郁寡欢的猫。

    这一代属于黑鹰会的势力范围,警察也不太来管。混杂的三教九流很多,前阵子还出过杀人分尸的案子,到现在也没破。

    司机将车停在路边,说:“方总,前面太窄,开不进去了。”

    “就停这儿吧。”方明衍侧脸看了看身边的卓悦说。

    他正安静睡着,眉心微微蹙起,像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透进来的路灯灯光下,睫毛在眼睛下面投下一小块 yi-n 影,眼角似乎还残留着泪痕。因为喝了酒,呼吸稍显沉重。

    比起两年前见他的时候,卓悦瘦了一大圈,下巴削尖了,刚才抱着的时候身上也几乎没什么肌肉。脸色憔悴,完全没有那时候神采飞扬的样子。

    “唔……”睡着的那人忽然惊醒过来,捂着嘴慌乱地打开车门,扶着路边的一棵树呕吐起来。

    方明衍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怔住,自嘲般轻笑一声,无奈地下车。

    卓悦没吃过晚饭,胃里除了酒什么都没有。这会儿是酒醉的反应,吐得彻底,几乎将苦胆都呕出来了。身上软软的没有力气,被身旁的人抓着胳膊扶住。

    “张嘴,漱口。”矿泉水递在嘴边,卓悦浑浑噩噩的照做。

    方明衍扶着他重新坐回车里。吐过之后清醒了些,他轻声开口:“谢谢……”

    “住这儿多久了?”男人问。

    他抿了抿唇,答:“两周。”他从前不上综艺,接广告又挑剔,赚的钱并不算多,卖了房子的钱加上积蓄还不够还养父的债,只能在这区找便宜的租屋。

    “你爸欠了人家多少钱?” 方明衍见卓悦错愕地望着自己,笑笑,“不必惊讶,要查你的近况不是难事。”

    卓悦知道他人脉极广,也不瞒他,实话实说道:“他给人签字做了担保,结果那人卷款跑了。这笔债务就压在了他身上,他怕家里人知道,就私自去借了高利贷,利滚利的越来越多。把房子卖了,积蓄全压上,还差三百万。我没工作也没收入,这个月开始就还不上了……”

    “他人现在在哪?”

    “我让他和母亲暂时先去乡下的亲戚家避一避。”

    “你想一个人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