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奴隶,在受罚的过程中,我要你清楚的报出每一个数,并且承认错误。如果你挣扎或者躲闪,十二鞭从头开始计算,听明白了?”

    “……明白了,主人。”尼克敬畏地看着他,轻声回应。

    “很好。”方明衍退后几步,一扬手便将鞭子甩了出去。细长的红色鞭尾破开空气,抽打在尼克赤 l_uo 的前 x_io_ng 。

    站在楼梯暗处的卓悦没料到他竟然会这样毫无预兆地出手,吃惊地吸了一口气,好在声音很轻,并没有引起屋内两人的注意。

    尼克硬生生地挨了鞭子,压抑地闷哼了一声,然后忍着疼说:“一。主人我错了,求您原谅我……”

    接着是第二鞭,第三鞭…… x_io_ng 前四鞭打完之后,男人解开了束缚着 xi_ng 器的红色缎带,然后开启了后穴中的按摩棒,给出命令:“剩下的八鞭会落在背上,没结束前不许 sh_e ,否则重来。”

    尼克绷紧了身体,苦苦压抑着身体里涌动的 y_u 望。挨到第十鞭的时候,眼里蓄满的泪水经不住滴落下来。他哭着报数,然后认错,如同一个迷路的孩童,又害怕又不敢离开原地。

    第十二鞭抽完的瞬间,他哭着 sh_e 了出来,整个身体失力下滑,被方明衍紧紧抱在怀里。白皙的身体上泛起鲜艳的红痕。仿佛那鞭子上的红染上了身体,铭刻在身躯上,成为了艳丽的图腾。从高 ch_ao 余韵中渐渐缓过来的尼克大口喘息着,已然暗哑的声音里都是哀切,一遍又一遍地哭着说:“主人,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看着我,奴隶。”男人解开他身上的束缚,将他揽在怀中,声音里有着让人安定的温柔:“乖,看着我,放松。”

    好一会儿,尼克终于停止了哭泣,安静下来。

    方明衍用手指抹去他眼角的泪痕,问:“你知道刚才我们做了什么,对吗?”

    尼克怔了怔,点了点头。

    “很好。”男人抚 m-o 着他光 l_uo 的脊背,“我们之间的互动是建立在平等的基础上,我作为主人的权利来自于你的信任和给予,我不会伤害你。在接受调教的过程中,你是安全的,在调教结束之后,你是自由的。”

    “对不起,我刚才太紧张了……”尼克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确保你的安全是我的责任。”方明衍轻笑,“我会将你的心理波动引回正轨。下一次你觉得过度恐慌的时候,可以使用安全词。”

    尼克点了点头,将脑袋贴在他肩窝上,仿佛回巢的鸟雀,充满了依恋。他轻声问:“主人,原谅我好不好?”

    “只此一次。不请自来这种事,以后决不允许再发生,明白了?”

    “是,主人。”

    卓悦僵硬地立在楼梯侧边的 yi-n 影里,看着屋子里的两个人,只觉得自己浑身燥热。他蹑手蹑脚地下楼,悄无声息地溜回房间里,翻来覆去无法入睡。脑海里全是刚才被绑缚的尼克哭泣着 sh_e 精的画面。

    他仰面躺着,在黑暗里惊慌而羞耻地发现,自己勃起了。

    第15章 生病(上)已修

    卓悦不排斥同 xi_ng 恋,觉得那不过是另一种相爱方式,但他不认为自己是同 xi_ng 恋。他在戏剧学院读书时交过女朋友,尽管没有发生过实质 xi_ng 的关系,但在亲吻的时候他是有感觉的,那种冲动源自男人的本能。

    而此刻,他却因为目睹两个男人的sm行为而产生了相同的冲动。那 y_u 望就如逢着春风的野草般放肆生长,当他发现自己竟在不知不觉中开始抚弄 xi_ng 器的时候,浑身一颤,起身冲进了浴室。

    因为这种事自 we_i 实在让他难以接受。他将自己用冷水浇了个透彻,总算将那股邪火压了下去。第二天他醒过来的时候脑袋一片昏沉,呼吸也粗重阻滞。

    他感冒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