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先出去……”

    “忍一会儿。”男人 m-o  m-o 他湿漉漉的脑袋。

    这种呼之 y_u 出的感觉要怎么忍得住?

    卓悦几乎快哭出来了,急推他道:“你出去,现在就出去……”

    毕竟是第一次做,见他这副羞臊又急迫的样子,方明衍忍着笑妥协:“好,我出去。”

    在男人的软硬兼施下,灌肠一共做了三次,最后一次是卓悦自己动的手。他本就体力不支,做完之后腿都软了,被方明衍用浴巾裹得像春卷一样从浴室里抱到床上。等家庭医生到了之后,上来给他做了些检查,还抽了血。

    医生大叔看着方明衍的眼里都是谴责,皱着眉说:“怎么能把人弄成这样?”

    “不是……”卓悦想解释,却被打断。

    “下次不会了。”男人靠在窗边沉声说。

    这五个字说得很慢也很认真,让卓悦一时有些晃神。

    “下体没有受伤,但是近期不适宜再做。”大叔对着卓悦说,“为追求快感不顾身体是非常危险的,你要注意分寸。”

    卓悦知道他误会了,却又不能辩解,只好低着脑袋不吭声。

    等医生走了,方明衍俯身给他盖好被子,说:“你先休息,我要出去一趟,晚饭之前会回来。”

    “嗯。”卓悦应了一声。这样的体贴入微让他心口温暖起来,望着那个转身的背影,忍不住唤了一声:“方明衍……”

    “怎么了?”男人回身望着他。

    卓悦黑色的眸子里涌动着许许多多的情绪,像是暗流汹涌的地下河,在平静的地表之下奔流纠缠。眼前的男人就如一棵大树,在他无枝可依的时候给予他依靠,在他遭遇风雨的时候给予他庇护。这个人见过最落魄,最不堪,最懦弱的自己,然后将那个卑微的自己一步步从身后的泥泞里拯救出来。

    他的眼眶有些 ch_ao 湿,心头却是温热的,有许多想说的话,开口时却只有这三个字。“……谢谢你。”

    方明衍微微一怔,继而笑了:“好好休息。”

    第36章 善后(上)已修

    城北的一处地下室里,悬在顶上的灯泡发出昏暗的黄光。

    黑衣保镖打开门,披着黑色长呢大衣的方明衍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略矮的男人和两名黑衣男。房间里关着的黄仁彪是直接被套着麻袋丢在后备箱里拉到这儿来的,身上还 l_uo 着,面如死灰地蹲在墙角。此刻看见他身后的矮个男人,顿时眼里放出光来,连滚带爬地过来抱住那人的腿,哭道:“茂哥,救救我,茂哥……”

    被称作茂哥的矮个男人是黑鹰会新进的一个小干部,负责看着这一区的赌场。刚上任还没多久,辖区里就出了这样的乱子。他在刑堂主管唐灿的办公室里差点被生剥一层皮,现在挨过鞭子的脊背还疼得不行。看见这惹祸的黄仁彪,气不打一处来,一脚就将他踢出去老远,向着方明衍躬身道:“明少,唐爷说今儿抓的这些人,您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处置完了我来善后。”说完厉声朝被踢出去的金链子喝道,“还不滚过来!”

    黄仁彪心知茂哥不会帮自己,已然面如土色,挣扎着重新爬过来,又不敢碰方明衍,跪着一个劲地发抖。

    方明衍在保镖放好的椅子上坐着,脸上挂着一抹淡笑,悠然开口道:“黄仁彪,彪哥,是么?”

    黄仁彪脖子上的金链子还挂着,随身体一起颤了颤,他出声哀求:“明少,在您面前就我是一条狗……我是瞎了狗眼,让卓海这小子骗了,这才动了您的人……求您饶我一条 j_ia_n 命,我给您当牛做马……”

    方明衍笑出了声,饶有兴趣地看着他说:“又是狗,又是牛和马,你到底是什么动物?”

    “我……我……明少说我是什么就是什么……”此刻他只求保命,尊严早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么说,你会乖乖听话?”男人的口气像是逗小孩儿一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