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漆黑的镜头是纠缠着他的梦魇,是折磨着他的利刃,也是埋藏在他心里最深的恐惧。不断的压抑和过度的用药并没有让它消失,而是疯狂的滋生蔓延,将他紧紧的缠绕着,拖向更深的黑暗。

    药……

    他需要药,他想要逃离,然而此刻他只能被困在原地,被迫面对着那个漆黑的镜头,什么都做不了。

    “你放开我,我们谈一谈……”卓悦极力平复的声音里有了难以克制的颤抖。

    “在你同意服从我的规则之前,我们没有谈话的必要。”男人打开了摄影机,机器上暗着的绿色指示灯亮了起来。

    机器启动了。

    接着,卓悦面前的电子屏也亮了起来,上面显示着的是摄影机实时拍摄的他的画面。

    “喜欢自己被绑起来的样子么?”方明衍弯起唇角,“除了它之外,房间的四个角各有一台摄影机,现在它们都被盖着。在没有听到想要的答案之前,我每隔二十分钟会启动一台。”

    卓悦脸色煞白,断断续续地说:“你不能这么做……方明衍,你不能这样……”

    “我会给你充分的时间,让你不受打扰的仔细考虑。等你有答案的时候可以叫我的名字。”说完,他利落地离开,将卓悦一个人留在了“笼子”里。

    窗外天空 yi-n 霾,房间里没有开灯,整个空间显得 yi-n 沉灰暗。

    那台摄像机如同一只被掏空的巨大黑色眼窝,空洞死寂地盯着他,不时泛起一点诡谲的绿光。他闭上眼睛,企图自我催眠,然而这样的自欺欺人根本不奏效。恐惧犹如密密麻麻的小虫,从心底深处蜂拥而出,蚕食着理智,将他一点点逼向绝境。

    精神受到压迫后带来了身体上的连锁反应,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颤抖愈演愈烈,喉头溢满苦涩的酸味,他开始干呕,毫无预兆的晕眩接踵而来,眼前的画面出现了摇晃的虚影。

    “方明衍!”卓悦用干哑的嗓子喊着男人的名字,看见他再度出现在自己面前,神色哀戚地恳求:“我需要吃药,给我药……这样下去我会死的……”

    “这不是我要的答案。”方明衍目光很淡,他摊开右手,掌心里有一个白色的小药瓶,那里面装着卓悦一直在服用的药片。“想要?”他问。

    卓悦急忙点头。

    男人勾勾唇,拧开盖子,在卓悦的注视下缓缓倾斜瓶身。白色的药片跌落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声响。他随手丢掉空了的瓶子,转身去左边的角落扯下覆布,启动了第二块摄像机。

    电子屏上,卓悦开始发疯般挣扎。“方明衍!你信不信我会杀了你!”他眼眶发红地大喊,将锁链拉扯得哗哗作响。然而特殊的钢制镣铐坚不可摧,内圈包裹的厚实软质橡胶只在他手腕和脚踝处添了一些淡淡的红痕。缺乏睡眠和依赖药物几乎掏空了他的身体。挣扎了一会儿他便没有了力气,颤抖着大口喘息。

    他不敢抬眼去看那两台机器。那种害怕,就如同怕高的人待在几千米的高空,怕蛇的人身缠巨蟒,怕黑的人走在不见五指的夜,怕鬼的人穿过庞大的墓群。每一次看见摄像机,他就觉得自己回到了被猥亵的那一刻,重新陷入那种绝望和无助。

    安静封闭的空间加剧了这种恐慌,如同地狱。梦魇无处不在,如蛆附骨。

    过度的恐惧终于将他的精神击垮,他无法控制地呕吐了起来,沉默,嘶喊,神经质的大笑,像一个真正的神经病一样宣 xi-e 着所有压抑着的情绪。最后,他哭了出来。

    像放弃了挣扎的困兽,在罗网里瑟瑟发抖,哀伤又无助。

    天光渐收,昏暗的房间里,他从泪水沾湿的眼眸里隐约辨认出面前那人的轮廓,垂下脑袋,用干哑的声音说:“求你……放了我……”

    男人用手抬起他的下颌,让他看着自己:“我需要一个答案。”

    此刻的卓悦已然精疲力竭,他轻颤着开口,声音很轻:“我会听你的话……求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