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约十分钟,他的视线便不自觉地从坐在沙发上看书的男人身上转向了窗外。这几日天气回暖,不知从哪儿飞来一只颜色鲜艳的鸟,摇晃着尾羽在光 l_uo 的枝条上蹦蹦跳跳。

    卓悦的注意力全被那鸟儿带跑了,好一会儿才回神,正对上主人的视线,顿时一惊,窘迫又不安地僵在原地。

    “好看么?”男人似笑非笑地问。

    “……不好看。”他干巴巴地答。

    “比起看着我,那只鸟更让你感兴趣。由此可见,我比它更不好看。”

    “不是……我刚才……”他想要解释,然而看见那双微微眯起的修长眼睛里隐含着 y_u 来的危险,心里慌乱起来,试探 xi_ng 地唤道:“主人……”这一声里有了些求饶的味道,软软的,像是落在湖面上的羽毛。可惜他的主人不为所动,语气平淡地说:“过来。”

    未知更让人不安,卓悦不知道他会怎么惩罚自己,迈步过去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

    “面向外,站到窗边去。”

    听到这个命令,卓悦顿时僵住。涵馆的每个院落都由专人每日清扫,这个时候院里三名统一制服的清洁工正在作业,他们与屋子十分接近,几乎就在窗外。而卓悦浑身上下除了颈圈之外一丝不挂,没有一点遮掩。

    “主人……”他有些无措地望着方明衍,想要挽回这道命令于是主动认错,“我错了。”

    “需要我说第二遍?”男人的音色渐渐偏冷。

    卓悦脸色发白,慢慢地靠近落地窗。当他看见那个拖着扫帚的工人看向这边的时候,本能地返身向后,径直撞上了站在他身后的方明衍。

    男人抓住两侧肩膀硬生生地将卓悦转回窗前,在他耳边沉声道:“你再敢动一下,我就把你直接丢到外面去。”

    卓悦不敢再动,然而如此贴近的距离,完全的 l_uo 露,逃无可逃的境地让所有的羞耻感都蜂拥而来。风头正劲的演员在别人的房子里,套着颈圈,像宠物一样被调教和逗弄……他甚至不敢去想当这样的举动被人发现时,会用什么样的标题出现在网络和纸媒上。他想逃跑,可是身后的人不允许。

    白皙的身体骤然泛起浅浅的胭红,英俊的面容更是连耳根都染了红云,背上渗出了涔涔的冷汗。当清洁工看向这边时,他紧张得发颤,连呼吸都停止了,几乎要站不稳。直到那三名工人有说有笑地从窗边走过,根本没有察觉什么,他才劫后余生般地松了一口气。

    显然,从外面是看不进来的。

    一切不过是虚惊一场。

    “现在学会集中精神了么?”身后的男人问。

    这样的惩罚方式比挨鞭子更让人煎熬。刚才的高度紧张让卓悦几乎虚脱,这会儿缓过神来,闷声道:“会了。”

    “跪下。”等卓悦顺从地跪立之后,方明衍抬起他的下颌,将视线角度调整到刚才卓悦盯着的树梢上,淡淡道:“我是个很宽容的主人,既然你想看风景,我就让你看个够。从现在开始,保持这个姿势直到我同意你改变为止。事先说明,乱动会有惩罚,惩罚的内容和夹子有关。”他的手沿着卓悦的颈部缓缓摩挲着喉结,“那些小道具里,有一些夹子很有趣,会不定时的释放低伏电流,而身体的某些部位非常敏感,被惩罚的时候会不太好受。”

    光是想象已经让卓悦浑身发僵。他老老实实地仰脸跪着,一动也不敢动。就这么聚精会神地仰头盯着那根树枝,心里将那只无辜的鸟骂了无数遍。等男人允许他起身的时候已经过了将近四十分钟,一直仰着的脖子都僵了,脊背也绷得很酸。

    看见他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憋屈样子,方明衍觉得好笑,拍了拍腿让他跪到自己身边来, m-o 了 m-o 他的脸颊:“当我这么抚 m-o 你的时候,代表允许你倚靠。”

    卓悦的脸红了起来,迟疑了一下才慢慢将脑袋贴在对方大腿上。一只大手覆上他的后颈,给他揉捏着僵直的部分,动作很温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