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似乎要凝固,明明感觉到冷,却有汗不断地从额角渗出来。眼睛盯着书本,大脑一遍一遍的告诫自己记住那些黑色的字,然而记忆却像是老旧的车子,怎么样都发动不起来。

    想要做好,却怎么都做不好。

    无法抗拒的恐惧感侵蚀了身体,而他在急迫和自我否定里将自己逼到了极限。噩梦掐住了喉咙让他透不过气来。卓悦拿着书本的手开始不住颤抖,脸色越来越白,最终痛苦地弓起身体,发出了小兽般的呜咽。

    “卓悦!看着我,深呼吸……”耳旁传来男人的声音,如夏夜里驱散梦魇的惊雷。身体落入了一个怀抱,冰凉的身体被暖意包裹了起来。卓悦费力地睁开眼,第一次看见了方明衍的脸上不动如山的神情出现了裂隙。这个一直强大而自信的男人此刻露出了紧张和担忧的神情,让他觉得心疼。卓悦伸手回抱他,仿佛想要安 we_i 一般用泛白的唇说:“我没事……”

    方明衍的眉头深深蹙着,将他抱出了笼子,小心放在主卧的大床上,给他擦掉额角的汗,问:“身体有哪里不舒服?”

    卓悦摇摇头。

    看见他的脸恢复血色,男人这才稍稍放松下来,在他身边坐下,抚着他的脑袋说:“抱歉,是我没有掌握好进度,差点让你出现危险。”

    卓悦躺着,再次沉默地摇了摇头。他用幼鹿般的眼睛看着方明衍,缓缓开口:“我仿佛能从他的眼中看到了烟火缭乱的盛景。我想就这样陪着他,看四季更迭白夜交错,看山川隽永月满霜河。直到时间模糊了彼此的轮廓,从念念不忘变成再记不得,也想要陪伴他。我下了这样的决心,为此用掉了我所有的勇气。”他说完,长睫颤了颤,“我背出来了,主人。”

    男人许久没有说话,黑色的眸子里浮动着温暖的流光。他摩挲着那张显得有些疲惫爱的脸庞,最后俯身亲吻他的额头。

    “你做得很好,奴隶。”

    第56章 暗涌(上)新章

    让方明衍意外的是,自那次以后,卓悦对镜头的恐惧症有了很大的好转。他不再去频繁注意摄影机的方向,而是专注于完成他的命令。同时他也注意到,卓悦不再在自由时段里待在他身边。那天他去主卧拿东西时听见楼上有响动,上楼发现笼子的门虚掩着。轻轻推开一条缝隙,便看见房间中央的身影。

    卓悦不知什么时候进去的,也不知道坐了多久。此刻他将自己蜷成一团,抱膝坐在地毯上,轻声反复地说:“不用怕,没什么可怕的,我会好起来的……再坚持一下就好了……”

    他居然在给自己做特训。

    方明衍无奈地笑了笑,并没有进去打断,而是一直立在门外,在他走出来之前悄然离开。

    一连几天都是如此。每当卓悦进入笼子,男人就站在外面陪着他。

    不知不觉一个月过去了,卓悦的音乐课程也有了起色。他学会了识谱,音准也比之前好了许多。负责教他音乐的是一位退隐的女歌手张漪,三十岁的年纪,雷厉风行的作风。在歌坛成名后遇到现在的爱人,情投意合便毫不犹豫地退出娱乐圈,过起了两人的生活。她和方明衍两人一起长大,有着深厚的默契。她闲暇的时候常常给卓悦说幼年时的趣事。

    “先生为什么会怕猫?”卓悦问。

    “这事儿我还真知道。”她笑笑,“那时候他七八岁吧,方伯伯去拍电影,他就跟着。有个春天去了北方,那地方有一只野猫在周围流窜,他经常给它喂食。后来熟了,那猫唯独不避着他,还有一回带他去自己的窝,里面有两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猫。那天拍爆炸的戏,老猫给炸死了。他特伤心,去猫窝里把两只小猫崽抱了回来养。是那种毛都没长齐的小奶猫,片场那种地方条件又很差,没养活。两只都死了。从此以后他就不再去接近猫了,他觉得如果不是自己总喂食引母猫到片场来,它也不会死。”

    “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伤心。”卓悦想象着七八岁时的方明衍内疚又自责的样子,轻轻弯起唇角,“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