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维持两人之间的关系,喜欢待在男人身边的每一秒。他自以为聪明地拖延着时间,最终把一切弄到了不可挽回的境地。

    简直自作自受。

    他不知道自己那样坐了多久,等他起身的时候腿已经麻得快要失去知觉了。

    夜寂静的没有一点声音。他赤着身体穿过走廊,走下楼梯来到主卧的门前,然后靠在门边蜷缩起身体,月光从窗户透进来照在他身上,仿佛一场温柔的陪伴。

    隔着一道门,卓悦在走廊里渐渐睡去。昏沉中他做了一个朦胧的梦,梦里高大的男人抱着他,将他轻轻放在床上,然后俯身亲吻了他湿润的眼角,还似乎对他说了些什么,他努力想要听清那声音,却被乍起的大风吹散了,只留下了“抱歉”两个字。

    第二天,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客房的床上。床边的立式衣架上放着从内到外的一整套衣物。他穿好衣服下楼,很久没见的管家周池微笑着立在楼梯口向他微微欠身:“卓先生,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主……方总在哪?”他问。

    “明少说有事一大早就出去了,具体的去向我不清楚。”周池说,“他安排好了来接您的车,就等在门外。您有什么物品需要我帮您收拾吗?”

    “没有。”卓悦的笑容里有了几分哀伤。从一开始一无所有的来到这儿,到最后孑然一身的离开。他得到的一切终于又失去了,唯一留下的是心里对于另一个男人的牵念,而那个人却连道别都不愿再见他。

    “我该走了。”眼里又漫起了 ch_ao 湿的雾气,他不露声色地压低视线掩去情绪,说,“麻烦你帮我给他带一句话,谢谢他一直以来的照顾,我会好好工作,请他放心。”他连回头再看一眼的勇气也没有了,低着头匆匆上车。昨晚被临时通知来接人的林辉看见他红肿的眼睛和苍白的脸色,吓了一跳,又不敢问什么,默默地发动了车子。

    周池目送他们离开,端了一杯茶到书房,对站在窗边看着远处湖泊的男人说:“明少,卓先生走了。”

    “嗯。”方明衍接过茶杯,没有喝。

    “他让我带句话给您。”管家将卓悦的话复述了一遍。

    男人表情平静的听完,说:“联系唐灿,让他在这段时间里派人全天盯着卓悦,尤其是他面对镜头工作的情况,只要有出现任何类似ptsd的症状立即向我报告。”

    “明白了。”周池在原地站了片刻,忍不住开口问,“您既然放心不下他,为什么不让他留下?”

    方明衍看了一眼桌上放着的那条颈圈:“人总要做很多取舍,有时候为了往前走不得不放弃一些东西。”

    “您放开他,是为了往前走?”他有些不解。

    男人淡淡笑了,颀长的身躯立在窗边显得有些寂寥:“也可以这么认为。”

    第64章 重头(上)新章

    卓悦搬回了那间小公寓之后,在家里待了三天。那三天里他几乎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将自己包裹起来,安静地蜷缩在床上。有时候他会哭,无声而压抑,把脑袋埋在膝盖上,肩膀轻微的颤动。林辉也不知道该怎么安 we_i ,又害怕他想不开,三天里一直都睡在客厅的沙发上。第四天的清晨他顶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房间走了出来。

    林辉在半梦半醒间吓了一跳,立马爬起来问:“哥,你洗过澡了?”

    “嗯。”他轻轻应了一声,说,“煎蛋你喜欢单面还是双面的?”

    “啊?”林辉一愣,反应过来,连说,“哥你要吃早饭我去给你买。”

    “不用,我做惯了。”卓悦拉开冰箱,发现里面除了过期的牛奶之外基本没有什么食材,有些无奈地轻叹了口气,“我们出去吃吧,好久没有去外头吃过早点了。”

    “行是行,不过你这头发得吹干,不然一会儿要感冒。”林辉见他有了精神,心情也松快起来,去找了吹风机来。

    三月的天气已经有了暖意,风吹在身上也不觉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