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的疼痛能让您觉得愉快,就应该是值得让我忍受的。”

    男人的眉头深深蹙了起来,冷声道:“新人,你弄错了一件事。你不是我的sub,我们仅仅是在做一场表演。你的疼痛和忍受对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闻言,卓悦含着泪的目光颤了颤,带着心碎的哀伤缓缓道:“对您来说我没有意义,但对我来说,您是我生命里唯一的光。既然我没有资格成为您的sub,至少我该让这个表演完美谢幕。”他忍着疼挺直身体,说,“请您继续。”

    男人墨色的眼瞳里涌动着晦暗不定的光,握着鞭子的手几番捏紧又放松。僵持片刻,他冷冷地问道:“你想做我的sub,是么?”

    卓悦怔了怔,只见方明衍扔掉手里的鞭子,走到在他面前站定,唇角带着一抹淡笑:“我收sub是有条件的,如果你能完成我的命令,我可以考虑给你一个机会。”男人捏住卓悦的下颌,用拇指指腹摩擦过他的唇,缓缓地说,“用你的嘴取悦我。”

    听到命令的一刻,卓悦只觉得浑身冰冷。

    “简直是……”许晔见狮子对卓悦下这样的狠手已经坐不住了,这会儿再忍不住,怒气腾腾地起身却被身边的楚煜按住。

    “老实坐着。”二少淡淡地看着他,“你插手的已经够多了,剩下的交给他们自己解决。”

    “从来就只会用这一招……无耻……”许晔恼怒地骂道。之前他莽撞无知曾打算另觅狮子做主人,狮子也给了这个命令,要他在楚煜面前给自己口交,害的他被楚煜折腾得哭了出来(详见《臣服》第一部 )。这会儿故技重施,明显是要让卓悦知难而退。他有心想去帮忙,无奈他的主人开了口,只好重新坐下,心疼地看着台上的人。

    整个宴会厅里安静得落针可闻,表演已经完全脱离了原本的轨道。然而台上的是俱乐部大股东之一的狮子,台下的几位元老都没有出声阻止,其他的人全然不敢造次,默默静观其变。主持人兔子更是躲去了角落里看戏。

    卓悦赤 l_uo 的上身覆着一层莹黄色的暖光,微微仰起的脸上,那双墨黑色的眸子里漾起一层清浅的雾气,仿佛琉璃般包裹着丝丝缕缕缠绕成结的哀伤和脆弱。

    第70章 越界(下)已修

    昏暗的房间,肮脏的床单,摇晃的镜头,屈辱的姿势,丑陋的男人,腥臭的体液,喉头被侵犯时干呕的感觉……那个地狱般夜夜侵扰的噩梦。

    是方明衍带他离开了这个噩梦,却又用这样的方式让他记起。

    颤抖的指尖几次碰触到男人裤子的拉链,又几次缩了回来。凝在眼角的水泽终于夺眶而出,带着滚烫的热度滑过脸颊。就在卓悦紧紧咬着渗血的下唇再度尝试着去做的时候,手腕却被抓住了。他无助地仰起脸,望着注视着自己的人,颤声道:“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方明衍问。

    “我做不到……我努力了,可是我做不到……”带着啜泣的声音回荡在安静的会场里,他如一个迷路的孩子般彷徨无措,却又强忍着把害怕、不安、恐慌和伤心压在心底。看着这样的卓悦,男人如冰山般清冷的表情终于有了裂隙。他有些无奈地轻叹了口气,漆黑眼瞳里露出了久违的温柔。

    一切本该按照他的计划来进行。在利用bdsm治好卓悦的ptsd之后,找到一个借口解除主奴关系,暗中了解卓悦的状态,让他适应没有自己的环境,最终完成正常生活的回归。然而老天却开了这样一个玩笑,让许晔成为联结两个世界的纽带,将这个执拗的男人重新送回到他的身边。

    接着,他方寸大乱。

    这个明明脆弱到连镜头都会害怕的人,却偏偏执拗到伤痕累累却不肯回头的地步。

    明知不该出手相护,却还是忍不住截断了那次会造成伤害的鞭打。明知不该插手表演,却还是被那句挑衅激得拿起了鞭子。明明是亲手种下荆棘阻挡他的道路,却又不忍看着他疼。

    因为那种疼,仿佛感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