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续说道:“父亲曾以已躯承载阴阳,又得一丝鸿蒙灵气修复身体,所以才诞下了吾。”

    宋承青惊讶地睁圆眼,扭头看向殷责,后者神情更是复杂。

    二人怎么也想不到,原以为是玩笑的一桩乐事竟然成了真。

    信,还是不信?

    宋承青别扭极了,忍不住抬起下巴,自以为不着痕迹地偷觑殷责的腹部。

    殷责皱眉:“你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宋承青小声嘀咕:“那天的事只有我们两个知道,他既然能说出来,那还有假?”

    殷责冷冷瞥向他。

    宋承青识时务地闭上了嘴巴。

    殷责道:“事情已经过去两年,为什么你直到今天才出现?”

    “吾诞生之初,只是一团氤氲,直到一个月前才修出形体。吾本想直接去找父亲,但是被山民发现,送入了福利院。那张纸片也是吾故意为之。”

    二人总算理清了来龙去脉,面面相觑良久,只能捏着鼻子认下了这个便宜儿子。

    便宜儿子不好养,吃喝穿戴都不能沾一点儿荤气,动辄就甩脸子不理人。宋承青总算知道福利院为什么火急火燎地要将人归还,更让他不忿的是,每次带他出门,旁人都会向殷责投来晦涩莫名的目光。

    那一脸的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气得宋承青几天吃不下饭。

    任凭他如何辩解,都会败给这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蛋。

    ——不是你亲生的,怎么会这么像?

    ——什么,殷责的种?嗯……你说是就是吧。

    ——婚姻嘛,相互理解,相互原谅。

    三番五次解释无果,宋承青也认命了。

    便宜儿子,哦,现在跟着猫往下排,叫殷四味——对方对这个名字表达了强烈抗议,被宋承青以一堂生动的独裁专权课镇压了下来。

    殷四味说了,他因殷责的缘故诞生,所以才会下意识地选择了殷责心里最重要的事物衍化体貌。

    宋承青脸上淡淡,心里却乐开了花。

    他的得意只持续到晚上,在殷责毫不留情的蹂躏下烟消云散。

    揉着酸痛的腰,宋承青狠狠瞪了一眼幸灾乐祸的群猫:“你们还好意思笑,再有下次我就把你们的猫剃了。”

    这只机关鸟是天烬留给自己唯二的东西,疼惜还来不及,居然被这几个家伙逮出来一通玩弄。

    宋承青看着翅膀上的咬痕,又气又心痛,连忙抱来工具修补。

    他做得专注,丝毫没有察觉到门被打开,直到一柄勺子送到了嘴边,才惊讶抬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叫了你几声,没有回应,我就直接进来了。”殷责看着已经修复大半的机关鸟,大概猜到他为什么会是这副神情了。“在想天烬?”

    “嗯。”宋承青长叹一声,“不知道师兄如今怎么样了”

    天烬算计好了一切,在他消涅后,机关鸟完成使命自动爆炸,殷责失去五识,自己则会忘却关于他的所有记忆,所有的秘密和悲剧都终结在了石墙之后。

    说起来也是天意弄人,强大如异兽、怨种,都被卷入山海封印中烟消云散,而当初下在天烬身上那一缕怨种却趁机脱离,随着机关鸟一起桃之夭夭。

    也多亏了它,宋承青和殷责才能知道在他们“死亡”后发生了什么。

    “别想太担心了。”殷责安慰道,“既然我们都还留存有记忆,就证明天烬并没有死。”

    宋承青愁眉苦脸,接过汤碗小口喝了起来。没有死,就表示有无数的可能性。也许是永远夹在封印间隙,也许是被空间乱流卷入他方,也许是只剩一缕残魂,也许是……

    “也许是被强迫成亲,囚禁生子。”

    殷责轻飘飘的话差点没让宋承青呛死。

    “你、你说什么呢?”

    殷责扯过纸巾擦掉他眼角咳出的泪花,扬起桌上那本《邪神夫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