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外的血都要过来了,几乎所有认识如月恋的人,都贡献出了自己的血。

    如月恋满意的看着那碗已经完全变成深红颜色的血,将刚买的匕首放入其中浸泡了一会儿。

    随后,他在所有人的紧张注视下拿出匕首,撩开自己的半截手臂。

    沾满血迹的刀尖对准细嫩的皮肤,就这样一刀划了下去。

    刹那间,身体又内而外绽放出明亮的光芒——

    ……

    一个月后。

    在一个春光灿烂的日子里,港口黑手党上层要召开久违的下午茶聚会。

    参加聚会的有四位优秀的干部,以及首领森鸥外。

    然而等所有人落座后,最后一把椅子却始终空荡荡,不见其人影。

    众人见怪不怪安心喝茶闲聊,只有穿着华丽和服的女性微笑着,率先问道:“恋去哪里了?怎么这么久还没有到。”

    “不用管他。”森鸥外将茶杯重重放在桌面上,含笑的嘴角隐隐冒出些许黑气,“这纯属他自讨苦吃。”

    “哦?”这么一提,尾崎红叶就更感兴趣了,“他做了什么?”

    森鸥外咬牙切齿:“昨天晚上他竟然开着赛车撞碎了一楼的墙壁,造成了很大的灾害,我罚他今天去搬砖了。”

    “确实是自作自受。”中原中也抱着肩膀,也无奈地叹气道,“谁让他昨晚非要拉着我喝酒,还酒量不行一杯就倒。醉了后就开始蹦迪然后偷偷去开赛车,拦都拦不住。”

    森鸥外:“原来是这样吗,醉酒后驾驶罪加一等!看来还得罚的狠一点。”

    中原中也:“让他长长教训,不要在跟人拼酒了,一点都没有自觉!”

    “呵呵。”尾崎红叶被他们的形容逗笑了,“那场景一定很有趣。”

    “正如红叶姐所说。”

    这时,一直聆听着的黑发少年慢慢放下茶杯。

    微卷的发丝下方,唇角挑起一抹温柔的弧度:“这不是很可爱的一件事吗,森先生倒也不必罚的这么重。”

    太宰治表情柔和地抬起头,鸢色的眼底噙着浅浅的暖意,让人联想到四月的初阳:“而且,昨天他是开心于白天见到织田作发现对方现在过的很好,所以才想要喝酒的,完全可以原谅。”

    “大家也不要对他太苛刻了。”

    话一说出口,在场的三人齐齐将目光落在他身上,表情各异。

    中原中也:“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的?”

    森鸥外:“发酒疯将墙壁给撞塌了,还可爱……你真的这么觉得?”

    尾崎红叶:“哦?最近你似乎很喜欢向着恋说话,是我的错觉吗?”

    太宰治只给他们一个迷之微笑,并不回答。

    “你们说到底是谁的血才让恋恢复了原状呢?”

    这时,森鸥外却突然提到了这个话题。

    众人面面相觑,摇了摇头,谁也不知道这个答案,这已经是一个谜团,永远都无法解开。

    “算了。”视线无意间扫过太宰治的脸,森鸥外耸了耸肩膀,“谁给恋打个电话,让他快点过来,一会儿茶水都要凉了。”

    太宰治下意识将要点头拿出手机,但却在听见门外脚步声的一瞬间,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看来不用久等了,他已经来了。”

    随着这句话,众人便统一露出轻松笑容,准备迎接那推门而入的身影。

    少年穿着宽大的牛仔外套、精致的皮鞋走了进来。

    最先注意到的,是那漂亮璀璨的耳饰和项链,将他整个人都衬的闪闪发光,十分俊美。

    那头柔软的银色短发随着风动而微微扫过饱满的前额。

    一双紫色狭长的眼眸眼尾上扬天生带着几分傲气。

    他的视线在众人的身上一一扫过,嘴角悄然上扬。

    尔后走到属于自己的空荡位置,坐下,将双腿交叠在一起,低声笑了起来:“我回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