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他捏着信纸和眉刀,压制着急促的呼吸,当机立断决定不回学校了。

    最近的酒店在五百米外,他迅速过去开了间房,首先冲进浴室洗澡——这是他缓解不安的方式。

    一个小时后,他坐在床上,用仍在颤抖的双手捧着手机,在那个至今空无一物的账号上发表了第一篇内容。

    然后扔开手机,彻底地倒在了床上。

    第10章

    今天的庄云流简直烦透了,回家之后只想放松,放满一浴缸水,加浴盐加精油,又专门从酒柜里挑了瓶酒拎着,一边泡澡一边小酌一边捧着手机打游戏——

    确实舒服啊,恒定水温、美酒、游戏,难怪宴蓝想方设法地要跟他结婚。跟他结婚,不就能天天过这样的日子了吗?

    年纪轻轻的,思想很危险啊。

    他可没那么容易被骗。

    不过这家伙的确与众不同,时不时地就让他感觉到无法把控,估计也正因此,才能一时迷惑住爷爷。

    那就拖着。

    拖下去,总有一天爷爷会明白过来。

    心不在焉地打游戏,庄云流输了几局,觉得没意思,就退出来刷讯息。

    手指一个下拉,他眼睁睁地看着新词条登上榜首,后面还缀了个一看就很可怕的暗红色的“爆”字——

    #宴蓝被许天粉丝人肉威胁#

    这行字足足让庄云流愣了三秒,接着他双眼陡然睁大,脑门即时充血,唰地从浴缸里坐了起来。

    他艰难地咽了下口水,发着抖点进词条,顿时眼前一黑,天旋地转——

    宴蓝是自曝!一长串文字!还有图片!

    “我是宴蓝,在校学生,今年大四,也是寰行娱乐的实习生,最近担任公司旗下艺人许天的宣传策划——就是不久前出现在《往事波澜》剧组片场视频里的许天的助理。

    两个小时前,我在回学校的路上被人威胁了,对方突然出现,在我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用眉刀划伤了我的手背,还留下了一封信(见下图)。

    环境太黑,动作太快,我没有看清对方的样貌,但我确认对方身高到我胸口,长发;

    《往事波澜》剧组的视频于昨天发出,另一则猜测我身份的帖子则是今天凌晨发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精准地找到我,我非常怀疑这个人是与我同校的学生。

    之所以发布这些内容,第一是因为事情与我有关,也与公众人物有关,我理应公开讲清后续;第二是因为我会报警,提前发布这些内容,给对方一个自首的机会。

    我保证以上所有信息的客观真实性(唯一的主观分析如果后期证实有误,我会公开道歉)。

    最后,我在学校是学生,在寰行娱乐是员工,在社会上是公民,如果我犯了错,自有学校校规、公司规章和国家法律处置,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威胁我。

    更何况最关键的是,我究竟有什么错呢?

    一个“爆”字体现了深夜还没睡的吃瓜网友数量之庞大。

    评论区井喷式爆发,有大骂许天及其粉丝并且上升到整个圈子的,有为宴蓝鸣不平哭诉社畜艰难的,有作壁上观认为都是炒作期待反转的,有指责宴蓝话里话外带节奏引导网友人肉对方的,也有反唇相讥,说既然都敢公然威胁伤人那就也该承担相应风险的……

    百家争鸣花样齐出,庄云流随便看了两分钟,一个头就变成了十个大,甚至少见地有点崩溃,侧身趴在浴缸上,额头抵着瓷质的边缘试图冷静。

    把该叫的人都叫起来工作,他又打电话给宴蓝。

    宴蓝秒接,却不说话,他瞬间就火冒三丈了。

    “你是不是疯了啊宴蓝?!”庄云流把每个字都咬得很重。

    微弱的电流声中,宴蓝轻轻地吸了口气,低声说:“我没有疯。”

    “那你现在给我过来!立刻马上!……哎等等!”庄云流的呼吸一噎。

    只要是公事,他再怎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