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宴蓝双手按着托盘边缘,抬起头看庄云流,微微一笑,“庄总,不帮帮我吗?”

    庄云流一愣,整个人呆呆的,甚至还下意识地吞了下口水。

    宴蓝的笑意就浓了一分,心说很好。

    这家伙自从决定跟他结婚开始到现在,这么多天了,终于终于露出了胸有成竹、公事公办、理智冷静之外的表情,终于终于多少有些恢复了最当初那个鲜活的样子。

    第18章

    庄云流被宴蓝闪到了,身体一瞬间清醒。

    他连忙压住,帮宴蓝从托盘里端出早餐,分餐桌两边放好,又替他拉开餐椅,才回到自己那边坐下。

    “这是你做的?”

    “刚学会的。”宴蓝微笑,“听爷爷说你最喜欢吃这个,而且必须是家里做的。”

    庄云流捏着筷子,脸上的表情非常复杂。预备了一下,他挑起一点细细的龙须面,轻吹两下后吃掉,肉眼可见地眼前一亮。

    “很好吃,你很有做饭的天赋。”

    “才没有。”宴蓝缓缓地说,“我是先跟阿姨学了一遍,又对着做法练了很久。昨晚阿姨都没做饭,我们俩一起吃了我的试验品,每人四碗。”

    庄云流大吃一惊地抬起头来。

    宴蓝目不转睛地与他对视,“只是练习,用的小碗,量少。”

    “哦。”庄云流松了口气。

    “不过我也已经吃得够够的了,现在一点儿都不饿,所以这一碗也是你的。”话锋一转,宴蓝笑眯眯地把自己的碗推向前。

    “可我吃不了这么多啊。”

    “爷爷说你能。”宴蓝靠着餐椅喝豆浆,漂亮的眼眸里兴趣盎然,“而且如果不劝着你就一直吃,吃到饱还要吃,直到把自己吃坏。”

    庄云流:……

    “那是十多岁脑子还不太聪明的时候。”庄云流低声嘟囔,心说这是要把底裤都扒穿,“爷爷还跟你说我什么了?”

    宴蓝耸了下肩,“没什么了。每次我去看他,他总是催着我走,视频也是,说不了几句话就急着挂断。”

    庄若人想让他在有空闲的时候尽量多跟庄云流而非自己相处,这一点宴蓝明白。

    庄云流又何尝不明白呢?

    结婚后,庄若人经常在晚上打电话给他,问他在哪儿,听到他在加班、开会、应酬,总之只要没跟宴蓝在一起便会不快,然后反反复复叮嘱他要学会规划,平衡好工作和家庭,千万不能冷落了宴蓝。

    他决定听话,最近已经开始把能带回家的工作都带回家完成,临时有会议就直接线上开。

    庄云流想了想,起身去橱柜里拿来小碗和汤勺,自作主张地分出半碗汤、一个煎蛋和几根青菜,说:“面不想吃就算了,其他的少来几口,垫垫肚子。”

    庄总如此热情,宴蓝自然从善如流。

    二人开始吃饭,继宴蓝觉得庄云流终于恢复了些许先前的自在神采之后,庄云流在吃面的间隙偶尔想起宴蓝刚才说话间飞扬的神情和带着一点小骄傲的姿态,也觉得曾经在寰行工作时那个锋锐意气的家伙又回来了。

    ……

    其实宴蓝做鸡丝汤面并不是图一是新鲜,而是突然从家务里找到了生活的乐趣。

    他带着一种试验和研究的心态,做饭会尝试不同的组合搭配,构思不同的摆盘;叠衣服会反复练习用最少的步骤叠出最漂亮的形状;想办法为扫地机器人规划最短路径;反复调整家中摆件的位置;在不同的时间用不同的角度拍照,挑出最美的构图和光影……

    从早到晚一心扑在这些事情上,以致于不经常在家的庄云流都看出了他的忙碌,决定与他好好谈一谈。

    彼时宴蓝亲手制作的豆乳盒子刚刚冷藏到最佳口感,听到庄云流在客厅喊他,便从冰箱里取出成品,配好西餐勺一起拿过来,十分郑重地摆在了庄云流面前。

    “尝尝。”宴蓝的脸上堆满了微笑。

    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