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想让我做家务,不是因为你关心我,而是因为你合法的另一半居然还要亲手做家务,这让你脸上无光,一旦传出去就会被人笑话,对吧庄总?”

    论起捅刀子的本领,宴蓝丝毫不输庄云流,但即便口舌再占上风,也丝毫无法治愈他心中的创伤。

    他没有办法再站在这里,没有办法与他的合法伴侣同处一个屋檐下了。

    他转身向门口走去。

    庄云流迟滞了几秒后起身去追,仓促间带翻了茶几上打开的豆乳盒子,一整盒奶油“啪唧”扣在地上。

    回身一看,不由地想起刚才宴蓝让他吃时的微笑模样,心中莫名地刺痛了一下。

    再扭头,宴蓝已经打开了大门。

    “宴蓝!”庄云流快步跑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庄总:日子太舒坦了,就想找点儿事,要不然怎么展现我高超的哄老婆技能,你们说是吧。

    第19章

    刚刚入春,夜里仍然清寒,宴蓝只穿着薄薄的居家服,一踏出门,从大地深处冒出来的冷气便令他浑身一个哆嗦,鼻腔猛地一凉一酸,忍耐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滑了下来。

    紧接着,手腕被一只温热干燥的大手用力攥住。

    宴蓝连忙先用另一只手迅速抹去眼泪,然后逆着手腕上的力量往前走,一边甩手试图挣脱。

    但是没用,庄云流紧接着就来到了面前,两手紧紧地攥住他的小臂。

    他垂下视线拼命抵抗,庄云流随之加大力气,渐渐地近乎整个人都抱了上来,还按住他的后脑勺把他往怀里扣,借着身高优势俯身贴在他耳边说话。

    “宴蓝你冷静一下!有话好好说!别这样!”

    高大温热的身体与温暖急切的呼吸环绕着他,庄云流的嘴唇时而碰上耳垂,时而扫过鬓发。

    宴蓝挣扎无门几乎崩溃,胸腔怦怦直跳,被庄云流按在胸前的双手发着抖,凌乱的发丝遮住视线,泪水再一次充满眼眶。

    他好像从来、从来没这么委屈过。

    庄云流清楚分明地看着这一切。

    先前在客厅里,发现宴蓝对他那句话的反应居然有这么大的时候,他就意识到自己一时冲动,把话说过头了。

    而现在,脑海里是眼前这个脆弱到极致的宴蓝和曾经在拍摄时令他一瞬间触动的闪耀夺目的宴蓝随意切换,他的心第一次在物理意义上狠狠地软了。

    “我道歉我道歉!咱们先回去行不行?有什么话回去再说!宴蓝!!!”

    按着怀里不停乱动的人,庄云流突然恶向胆边生,想要实践一下偶像剧里经久不衰的桥段——

    别废话,亲上去,问题保管就解决了。

    然而看着宴蓝那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冷而变得通红的耳垂,数次用力捏了捏手又放开,数次想要下嘴又停住。

    ……偶像剧都是骗人的。

    那些桥段不知道被骂过多少遍智障了。

    他堂堂寰行总裁,怎么能信这个?

    可是必须得做点儿什么,这家伙看着手无缚鸡之力,没想到发起疯来根本制不住。

    片刻后“唰”地一下,宴蓝感觉到自己双脚离地了,身体腾空头重脚轻,他下意识地想要寻找依靠,不得不抓住了庄云流的肩膀。

    庄云流像扛麻袋一样竖直扛着他,踏着大步迅速回到家里,用脚关上门,大约是怕他再跑,居然在放下他的同时把自己的身体靠在了门背后。

    “你这是要干什么?大半夜的你打算跑到哪儿去?谁惹你生气你就冲谁撒,别给自己找麻烦,而且我都说了我道歉我道歉!”

    从来没见过有人把道歉说得这么理直气壮清新脱俗,好像错的都是别人,他反而忍辱负重了似的。

    宴蓝一边喘气一边十分怨怒地看着他。

    庄云流便稍稍示弱,嘟囔道:“好了好了是的没错如果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嘛……别看我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