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盅齐备,又洗了一盘水果,和刚烤好的提拉米苏一起放入大托盘,全部搬运到地毯上。

    手伸进裤兜,摸了摸准备好的东西,心头微微紧张。

    那边庄云流很快洗完了澡,光着脚挂着未擦干的水珠,穿着V领真丝睡袍走下来,匪夷所思地看着坐在地毯上的宴蓝和他周围的一切。

    宴蓝笑着伸手一勾,“说好了晚上教我喝酒的。”

    “这也太多了。”庄云流也走上地毯,羊毛质感触到脚心,有一种绵软的心痒,“都喝你会醉的,而且会串味。”

    宴蓝举起大托盘上的一个小瓷盘示意。

    庄云流一看就笑了,来到宴蓝身边坐下,说:“你专门做了功课啊。”

    宴蓝点点头,“吃大米爆米花消除味道,吃巧克力碎加深味道,这样就不会串,至于醉嘛,反正也不用出门,醉就醉吧。”

    庄云流看着宴蓝,总觉得他明明还没喝酒,但语气神态却好像已经醉了。

    客厅里只开着氛围灯,窗帘也都拉着,有点昏暗,更有点静谧。

    庄云流的视线突然就挪不开了,而且那视线仿佛还有实体,正用力拉着他一点一点地向前。

    宴蓝端起提拉米苏递向庄云流。

    庄云流一愣,手上诚实地接过来,嘴上却还要逞强,说:“不是没有后悔药么?我还以为我这辈子都吃不上蛋糕了。”

    “但今天我心情好。”

    庄云流吃了一口,瞥了下宴蓝,看似随意实则将军,问:“为什么心情好?”

    宴蓝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垂下眼帘,一下一下地眨眼。

    黑色的长睫毛不断扇动,落下细小的阴影。

    片刻后,他棋高一着,轻声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庄云流的眼神增添了几分玩味,而后跳过这茬,放下蛋糕爽朗地说:“来,教你喝酒。”

    真教起来,庄云流倒挺认真,家里的酒都是他之前收藏或别人送的,每一瓶都轻车熟路,说起品牌、产地、年代、价值、制作工艺、喝法等等毫不含糊。

    宴蓝也很认真,一边听一边尝,不过他的确酒量为零,稍微喝了一会儿就不太行了。

    头晕、脸烫、舌头发直,他赶紧趁着还算清醒,把盛着红酒的酒杯放在自己身体外侧庄云流看不见的地方,悄悄摸出裤兜里东西投进去——

    说明书上说了是可溶的。

    他捏着酒杯的高脚轻轻晃动,在忐忑中喝下去,静静地等待效果。

    ……

    十分钟后。

    他背靠沙发瘫在地毯上,迟滞的眼皮一扇一扇,浑身无力,视线模糊,心头焦躁。

    庄云流的声音仿佛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飘来——

    “宴蓝?不行就别喝了,去睡觉。”

    宴蓝的眼睛已经彻底花了,即便庄云流近在咫尺,他看他仍像隔着一层厚厚的纱。

    人影晃动,他很想摆脱身体的难受,他必须做些什么。

    他只能做些什么。

    于是下一秒,正在查看宴蓝状态的庄云流被突然搂住了脖子,带着醉意和甜意的嘴唇毫无章法地凑了上来……

    而对宴蓝来说,他觉得自己好像搂着一块石头,但很快,大约就十几秒吧,巨石动了,反过来紧紧搂住他,让他的胸口瞬间窒息。

    他无法自控地闭上了眼睛。

    ……

    “我问你,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

    磁性的声音贴着耳垂,仿佛恶魔的低语,宴蓝听着自己强烈的心跳,眼前一片黑暗。

    他点了点头,艰难地从喉咙深处“嗯”了一声。

    抱着他的力量顿时更大了,恶魔又问:“这不是酒后一时冲动,是你早就准备好了的,对吗?”

    宴蓝仰面躺着,发际蕴满细密的汗珠,“嗯……是、是我给你下了套。”

    “真的吗?”恶魔的语气充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