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儿说完, 宴蓝丝毫没有插嘴的余地,就像在谈判桌上失去了所有的资格, 只能被动接受。

    清晨的阳光洒在餐桌上,笼罩着这个原本温馨的地方, 宴蓝看着碗筷杯盘的光影, 心里有点麻木。

    “离婚我同意,但我不要你的财产。”

    他低着头, 感觉到庄云流皱眉了。

    果然下一秒庄云流便匪夷所思地问:“为什么?!”

    宴蓝苦笑, “如果我要了,我不就真地成了你说的为了钱才……”

    “那是以前。”庄云流打断他,“那个时候我还没有真正了解你,后来我了解了, 当然就不会再觉得你是图钱,这些都是你应得的。”

    宴蓝却坚决地摇了摇头, “我不需要。”

    庄云流颇为无奈, 说:“且不谈结婚离婚的事, 单说你也是为了爷爷, 因为有你,爷爷最后的这段日子才能这样安心快乐,这就是你应得的。我也很感谢你,我本来就想要给你,甚至不按法律规定给多少都可以!否则我心中不安。”

    “收了你的钱我才会心中不安!为爷爷所做的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我不求回报,你非要这么做就是侮辱我!”宴蓝有点急躁,破罐子破摔脱口道,“如果你坚持,那我就不同意离婚了。”

    “宴蓝!”庄云流简直崩溃,没想到他们居然会在这种地方争论不休,“我、我也是想让你以后的生活好过一些!”

    顿时,宴蓝放在餐桌下的手攥了起来。

    这句话让他的心突然柔软了,但此时此刻,他必须继续强硬。

    “谢谢,爷爷之前已经为我创造了很好的条件,以后的生活就请让我自己来吧。我不能总是接受天上掉馅饼,我希望你理解我,庄总。”

    说完他站起来,将桌上吃过的餐具归置到大托盘里,端去厨房清洗。

    餐具不多,他没有用洗碗机,甚至还特意让厨房的水流流得缓慢了一些。

    仔仔细细地洗完擦干之后,他又专门收拾了台面,甚至一一调整了器具摆放的位置。

    但他还是觉得时间不够久,可是庄云流就在外面,再躲也是暂时的。

    ……

    深深吸了口气,做好表情准备,他走出厨房,庄云流依旧坐在餐桌边,表情依旧严肃。

    “那也请你理解理解我。”庄云流说,“换位思考,如果你是我,你会在跟我离婚的时候让我净身出户?那还是人吗?!”

    宴蓝一怔。

    过往的人生中,换位思考这种事他的确不太常做,因为过去遇到的大部分人都不值得他在意。

    但现在不一样了,庄云流已经不是他完全不必在乎的人了。

    他站在那里抿了抿唇,有点慌乱地问:“那、那你说怎么办?”

    庄云流一时之间也想不到最好的办法,思来想去只能说:“各退一步吧,我找律师,商量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

    宴蓝犹豫片刻,终于“嗯”了一声。

    这一声有点小,庄云流没听清,抬头确认道:“行吗?”

    宴蓝更加怔了一下,回过神来赶紧点头,说:“可以。”

    庄云流蹙起了眉。

    他开始审视宴蓝,回想刚才他们所有的对话,似乎想从宴蓝的动作表情里挖出最真实的东西。

    “宴蓝,你……真地愿意跟我离婚吗?”

    如果说第一次提离婚是毫无预兆地在脑袋顶上突然炸了个响雷,那么现在这句问话就仿佛将响雷变作了软刃,明明声音不大,明明只是试探,却不顾皮肤骨血,直往灵魂刺去,接着转弯一钩,就能把他灵魂最深处的地方给钩出来,堂而皇之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没有人会喜欢这种感觉,何况宴蓝本来就更敏感一些。

    他下意识地选择了保护自己,迅速点头说:“当然是真的。”

    庄云流的眉头蹙得更深了,他仍然盯着宴蓝,仍然在研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