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半各个教室和图书馆关闭后无处安静学习的困难,经常人满为患。

    现在,宴蓝就守在这里通向外界的那道门边,承受着满教室或正大光明或偷偷摸摸看过来的视线。

    想必所有这些人里,就只剩下他自己没看过论坛上的帖子了。

    他屏住呼吸,只听外面超跑轰鸣声一响就立刻推门闪身出去。

    清凉的风和刺眼的阳光扑面而来,他看到不远处大批记者正向这里飞奔,几乎同时,大大小小的镜头齐齐对着他,快门声噼里啪啦地响了起来。

    他顾不得自己现在是什么形象,只管低头朝周鸣打开的车门跑去,明明就几步路,他却觉得很远;明明衣装齐整,他却觉得他好像已经在大庭广众下被彻底扒光了。

    扶住车门的一瞬间,一个记者冲到了身边,好在他有位置优势,抢先一步坐了进去,周鸣也不管他坐稳了没有关门了没有,一脚油门开上就走。

    顿时,房屋、道路、植物和记者们迅速后退,宴蓝大汗淋漓地靠在椅背上,扶着车门的手发着抖,悬在嗓子眼的心勉强落了回去。

    ……还好还好,有惊无险。

    周鸣如入无人之境,一路驶出校园,脸上挂着潇洒的笑容,“好刺激啊!就像游戏里的大逃亡任务,我也好像是个英雄!”

    副驾驶位上,宴蓝闭着眼睛深深喘气,发际挂着汗珠,脖颈上漂亮的喉结轻轻滑动。

    周鸣看着他,兴奋的表情渐渐凝住了,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稍稍放缓车速,往城郊开去。

    突然,宴蓝的手掌放在肚子上,眉眼紧绷。

    “怎么了?不舒服吗?”周鸣问。

    宴蓝缓了几秒才睁开眼睛,“可能刚才太急了,胃有点疼,没事,很快就好。”

    “哦。”周鸣顿了顿,终是不愤地叹了口气,“怎么样,我就说吧。”

    他是指那天晚上他说过的,一旦离婚的消息曝出去,宴蓝肯定会被人疯狂围攻,根本过不了正常生活,但此时此刻,他的语气没有幸灾乐祸,也没有说中事实的得意,只有忧虑和关心。

    宴蓝都听出来了。

    他靠在椅背上,侧头认真地看着周鸣,说:“谢谢你,周少爷。”

    “客气什么啊,别这么见外,叫我周鸣。”

    宴蓝点点头,露出了劫后余生的笑容。

    “答辩怎么样?”周鸣与他闲聊,想让他尽快放松心情。

    “挺好的。”宴蓝垂头,看着自己仍然紧绷的双手,明明答辩就在一个小时之前,却有恍如隔世之感。

    “我本来觉得……我可以竞争一下优秀论文。”

    “本来?”周鸣疑惑地看着他。

    宴蓝苦笑,“这么一闹,你觉得学校还会给我这个机会吗?”

    “一码归一码,谁知道呢?”周鸣天生乐观,“宴蓝,你很爱学习啊。”

    宴蓝一愣,琢磨着说:“也不算是爱吧,只是会对自己没接触过的东西感兴趣,尤其如果这件事不容易,就会更加想要挑战,而且觉得做都做了,就应该做好,不仅仅是学习。”

    “哦。”周鸣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

    这令宴蓝想起了庄云流。

    他也曾对庄云流说过这些,那个时候,庄云流只是看着他,带着一点来自上位者的审视,以致于他根本猜不出对方心里在想什么、对他是否认同等等;

    但跟周鸣说话就只是说话,没有藏着掖着、没有弯弯绕绕,无需耗费任何精力就能立刻得到最确切的回应。

    车开到城郊,周鸣找了个僻静的路边停下来,舒展了一下胳膊,说:“宴蓝,恭喜你毕业,变成真真正正的社会人啦。”

    宴蓝心中一动,展颜笑了,“谢谢你。”

    周鸣却又叹息,“可是只做学生真地很快乐啊。”

    “是啊。”宴蓝跟着感慨,“但人总要长大,总要独自去面对这世间的风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