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身的血也干了,他现在只想从这个楼上跳下去!

    “唰”地扯开窗帘,玻璃落地窗展现出城市车水马龙的街景,庄云流攥着拳头,胸口呼哧呼哧地扇风。

    一种被玩弄了的屈辱从心口蔓延,流经四肢百骸,最后到达脑顶,像闪电一般刺激着神经。

    拳头上的骨节咯咯作响。

    掏出手机,打开社交软件收藏夹,三张视频封面呈现在屏幕上。

    第一张名叫雨中赏花,宴蓝穿着前厅礼宾部的欧式白西装礼服,配礼帽、领结与金流苏绶带,站在微雨之中抬着头,指尖落了一片白芍药花瓣。

    他看着天空,眼睛带着浅醉的笑意,睫毛很长很黑,勾勒出那略含忧郁又写满风情的眼尾。

    第二张叫大堂弹唱,宴蓝换了客房部规矩的黑西装,坐在华丽的三角钢琴前,双手展开头低垂,神色投入,眼里仍有笑意,却与雨中那种令人遐想的笑不同,这次的笑容明显写着认真与快乐;

    第三张是专门拍摄的新歌海报,宴蓝穿着柔软宽松的白毛衣侧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沉思,经过造型的头发恰到好处地垂了碎发在眉边,眉毛浓淡适宜,根根分明,皮肤的纹理也有质感,整个人既温柔又成熟。

    这些视频第一次出现,第一次被大家热烈讨论的时候,庄云流就保存了下来,但他从来没有点进去看过,一眼都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惧怕点开,可又舍不得删除。

    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偶尔也会像今天这样翻出来,盯着封面看一看,反复地思索,在画面定格的那些时候,宴蓝心中究竟在想什么呢?

    他从来没有答案,他的心中一片迷茫。

    但此刻他知道了,宴蓝无论在想什么也不会想他,这些视频除了明晃晃地诉说着他究竟有多么傻X之外不会再有任何作用。

    为什么昨天面对员工的时候他竟然会觉得他了解宴蓝?

    他从来没有了解过。

    没关系,反正也不需要再了解了。

    望着玻璃窗外的喧嚣城市,庄云流忍住双眼的苦涩,终于删除了视频。

    然后转身出门,开上车直奔墓园。

    他想跟庄若人说说话。

    ……

    夕阳晚照,墓园静谧,安放逝者的园区之前是一长段景观道路,庄云流按园内限速开车缓行,心里一时难过、一时烦躁、一时冲动。

    其实直至今日他还是不能接受庄若人已经离去了的事实,他总觉得一切都跟从前一样,总觉得爷爷就在那里,只要想见就能随时见到,以致于走在这条道路上,他整个人都是分裂的。

    恍惚之中,前方有车辆对向驶来,思绪涣散的庄云流聚了下精神,一边错车一边随意一瞥——

    银色的宝马七系。

    这个念头冒出来的同时,他又下意识地往对方车窗上看去,紧接着就跟被雷劈了似的。

    ……宴蓝。

    居然是宴蓝。

    怎么又是宴蓝?

    果不其然是宴蓝。

    他越想越恨得牙痒痒,冷不丁地打了把方向盘,把车别在对方的行驶道上停下,开门走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个加更~

    第36章

    快到庄若人的百日了,

    宴蓝担心当天来祭拜会引起不必要的关注,正好今天墓园不对外开放,他也有空,

    就凭借着庄云流之前开通的随时进园服务来了。

    那个时候他还是庄夫人,

    有一张副卡。

    一路畅通顺利,只是万万没想到离开的时候居然会遇到正主。

    尊贵的庄总堵住了道路,

    走过来的时候气势汹汹,

    宴蓝没办法,只能怀着极大的不情愿下车,一手按在门上,

    表示着不想多留的意思。

    庄云流在他面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