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醒了,发了会儿呆,突然发觉宴蓝那边好像有动静,扭身一看,昏暗之中,宴蓝盖着被子的身体轮廓正在发抖。

    周鸣吓了一跳。

    他以为宴蓝不舒服,赶紧开灯跑过去,却发现他不是不舒服,而是……

    在哭。

    哭得很凶,枕头和被子都打湿了,却不敢发出声音,就咬着牙硬忍,浑身不断地发抖。

    周鸣顿时头皮发麻,少见的巨大痛楚瞬间笼罩了他,推挤着他的心口。

    他把宴蓝扶起来,摸过床头柜上的纸巾,想询问却不知从哪里说起,只能手忙脚乱地帮忙擦眼泪,十分拙劣地劝慰。

    “……你、你别这样,一直哭对身体不好。”

    “哎,如果真想哭就放声哭,不用在意我,我、我又不会笑话你,你总憋着更不好。”

    “我知道你心里很难过,这、这的确应该难过,换了是我我肯定更难过……”

    哎。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还算是个巧舌如簧的人,反正需要说话的场合他从来没怕过,但现在他却语无伦次,越说越觉得自己没用。

    太没用了。

    然后他想起了庄云流。

    控制不住地拳头硬了。

    臭男人!狗东西!

    他迟早要把他狠狠教训一顿!

    宴蓝手里攥着纸巾,双肩颤抖,在房间大灯的映照下,脸色越发显得苍白,含着热泪的双眼通红得可怕。

    他用力地盯着虚空中的一点,哽咽着说:“我、我从小就没有父母……”

    周鸣一愣。

    “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什么都没有。”

    “我一直是一个人……”

    “我一个人也可以活着,但是、但是……”

    “我也很想、很想像别人一样,像一个普通人一样,不求什么都有,只要、只要该有的……有,就可以了,我……”

    眼泪再次涌出,他低头捂住眼睛,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很快就又泣不成声。

    周鸣看着他,仿佛这一辈子所有的难过茫然都集中在了今天。

    人前的宴蓝总是理智、冷静,只有在夜深人静、没人看到的时候,他才会释放真正的自己。

    他没料到自己会发现。

    是啊,如果自己没有碰巧醒来,今夜的宴蓝又会怎么样呢?

    周鸣在心里深深地叹了口气,转身抱住了宴蓝。

    跟以往很多次的拥抱不同,以往对他来说,拥抱只用来表达快乐,但现在他在一瞬间明白了,原来拥抱还有许多别的意义,比如安抚、陪伴、心疼、珍视,比如……

    爱。

    他把宴蓝按在自己肩头,缓缓地摸头抚背,贴着他的耳畔说:“谁说你什么都没有?你有我啊,除非你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否则我就觉得我也是你很重要的人。”

    他望着宴蓝通红的耳垂,顿了顿,又笑着说:“按照你心里的声音去做吧,其他的你都不用考虑,那些身外之物并不重要,而且有我在呢,我全都能摆平!”

    虽然没有明说,但通过宴蓝的只言片语,他已经确定了他的意思。

    在这个空寂而又温馨的病房里,他更加确定了,或许是长久以来一点点的积累,一点点地从量变到质量,总之,他对宴蓝的感情终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作者有话要说:

    蓝蓝这个查不出来的情况在我的其他文里也出现过,所以是个体系,哈哈哈哈

    第38章

    宴蓝决定留下孩子, 不告诉庄云流,毕竟这个孩子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他的一意孤行。

    在医院住了四天, 他的身体基本恢复, 周鸣却病了。

    从小娇生惯养,这几天又是陪床又是工作, 昼夜颠倒作息混乱, 心情急躁起伏,搞的发炎加发烧。

    宴蓝看着正在挂水的家伙,说:“等你这瓶打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