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不量力地出现在你面前、不应该招惹你,

    不应该明明知道是错还一头扎进去,

    我已经按你说的离婚了,也已经得到了报应,我只想到底为止,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呢?!”

    “宴蓝你……你在说什么?”庄云流吃惊地瞪大眼睛,

    失控感涌了上来。

    情绪激动地大声说话耗费了宴蓝太多精力,他按着额头躬下身,

    难受地大口喘息,

    脚下不稳,

    身体摇晃。

    庄云流伸手来扶,

    还没碰到,宴蓝就像被电打了一般使劲儿一推,嘶声喊道:“你别碰我!”

    肚子已经有了一些轻微的起伏,他怕被发现。

    相关的过往再度涌上心头,他彻底崩溃蹲了下去,捂着脸缩成一团。

    “我求你……不要再出现,不要……再逼我了,明明我们根本就……”

    “庄云流,你放过我吧……”

    泪水从捂着眼睛的指缝里滑了出来。

    庄云流再一次惊呆。

    他一直就没太能搞懂宴蓝,有时候顽强得无以复加,有时候又脆弱得令人无法想象;

    他也越发搞不懂自己,明明好像渴望着什么的,却想不清、抓不住,比如现在,他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这样,但宴蓝的眼泪就像流进了他的心里,让他疼得快要爆炸了。

    “你、你先起来……我只是想知道你究竟得了什么病。”

    我只是关心你啊。

    庄云流再度试图上前,周鸣不知道什么时候冲了过来,突然把他一推。

    他没防备,往旁边踉跄了一步,刚一站稳,就看到周鸣把宴蓝扶了起来,而宴蓝竟然……

    直接转身抱住了周鸣,还趴在他肩头哭。

    “咚”地一下,庄云流如遭当头暴击。

    眼眶里,周鸣顺着宴蓝的头发和脊背,旁若无人地说:“你怎么样?别哭别哭,没有什么事是过不去的哈,也别跟这种人计较,不值得!自己的身体才最重要!咱们走吧,早点儿去医院?”

    宴蓝使劲儿点头。

    周鸣便扭过头来,恶狠狠地警告:“庄云流,如果你还有一点儿良心,如果你还想让他好,就别再跟了。”

    -

    回到车上,宴蓝侧躺在后座,手里攥着纸巾,双眼通红而空洞,除了时不时吸一下鼻子,再也不发出任何声音。

    周鸣一边开车一边关注他的情形,内心沉沉叹息,胸口更是酸涩。

    既为宴蓝,也为自己。

    认识宴蓝这么久了,大大小小的事情经历过不少,但他只会为庄云流崩溃。

    只有涉及庄云流的时候,他才会越过自己的界限,不再像平时那样冷静自持。

    庄云流对宴蓝来说是不一样的。

    宴蓝于庄云流恐怕也……

    周鸣又痛苦又迷惑:所以他们为什么会离婚呢?

    宴蓝最初不说他理解,但现在他们这么熟了,宴蓝还是没有丝毫要说的意思,他……

    始终没能真正走进宴蓝的内心。

    ……

    长夜漫漫,长街寥落,只有庄云流和他的豪车。

    宴蓝离开很久了,他却仍然站在这里,无所适从,不知归途。

    他不想接受却又不得不接受,宴蓝讨厌他,非常讨厌,看到他居然会崩溃大哭。

    他只不过是想跟他说几句话。

    他觉得他们之间应该是有误会,具体什么误会他说不清楚,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现在都不重要了,因为很明显,宴蓝根本就不想解除误会。

    明明曾经的某些时候,他和宴蓝相处得也还不错,宴蓝会给他做东西吃,会对他充满灵气地鲜活地笑,还会插科打诨说俏皮话……

    回忆着回忆着,庄云流的眼圈也红了,一滴眼泪滑了出来,他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