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浅浅的惊叹顿时变成了更大一点的惊呼——

    银光笼罩下,

    王子般的宴蓝头顶金冠身着白衣,

    点缀着金色雕花的棕木色三角钢琴古朴优雅,未撑开的顶盖仿佛隐藏着呼之欲出的秘密。

    宴蓝闭上双眼抬起指节,在极简的单音陪衬下清唱出声——

    “听那钟声从耶路撒冷传来,

    罗马骑兵唱诗班的歌声震彻山海。

    担当我的明镜、利剑和盾牌,

    我的卫道者屹立边疆之外。”

    他唱得节奏缓慢,

    嗓音约略忧伤,传达出仿若跨越时空的旷大美感。

    停顿数秒后,

    他流畅地弹奏了一段轻快的间奏。

    尾音收束,

    宴蓝垂头沉浸片刻,从钢琴边缓缓站起,

    走向舞台中央。

    追光随着他,

    寂静之中,所有人看着他,看着他高傲的姿态、完美的身材与无比坚定的眼神。

    与此同时,另一个人在黑暗中默默地坐到了钢琴边。

    宴蓝在舞台中央站定,

    全场瞬间大亮,以金色为主调的复古风格舞美设计呈现出了西方宫廷的浮华奢侈,

    无序的物件摆放又同时营造出一切皆逝的颓废苍凉。

    观众们毫不掩饰赞叹。

    赞叹未停,

    钢琴声起,

    高亢的八度连奏挥洒自如地表现出主歌前奏。

    与之前练习时宴蓝非常熟悉的音色和质感截然不同,

    但也足以在这一刻让他放下所有担心,让他在一瞬间充满了安全感和力量感,让他再一次相信自己可以做好这次表演。

    第二篇章,宴蓝以澎湃的情绪唱出激昂的段落,展现出了与他的年龄和出道时长极不相符的王者风范——

    “大千世界曾由我主宰,

    巨浪也曾因我之命澎湃。

    而今我却在黎明独自入眠,

    在曾属于我的街道落寞徘徊。”

    ……

    激情的演唱最能令人产生共鸣,观众席不少人站了起来,不少人挥手欢呼。

    这就是现场的魅力。

    宴蓝感受到了一股从未出现过的情感,一瞬间超越了技巧,唱出了有史以来最好的效果。

    那位临危受命的演奏者仿佛也被感染了,演奏更加细腻多变,宴蓝的胸腔强烈共鸣,突然很想看一看那个人是谁,却又因为知道一点点动作都会被镜头无限放大,所以不敢。

    他只能克制着、忍耐着,也期待着。

    因为下一个段落,他可以正大光明地去看。

    第二篇章结束后,钢琴用快速音阶与和弦层层叠加,宛如暴风骤雨,震动着整个录制大厅。

    宴蓝转身走向舞台尽头,俯身、下蹲,又倏而转回身站起来,手上出现了一根金色权杖。

    观众们再次惊呼。

    宴蓝的眼神变了,仿佛亲身经历了曾经的战争与变革、看到了这世间无穷无尽的热血和冷漠,感受到了千千万万的成功失败、悲欢离合……

    他的眼里既有忧伤又有希望,既有难过又有坚强,他拥有权杖,却已失所爱,他那么富有,又那么贫瘠,他心中苍凉,又因生命而热血澎湃。

    “一些缘由使我无法释怀,

    天堂之门不会为我敞开。

    自从你离开之后,

    就从未有过,从未有过一丝逆耳忠言……”

    宴蓝唱出有力的悲歌,一路来到钢琴边,右手一撑,身体一转坐在钢琴边上,两条长腿一条曲起,一条从钢琴边潇洒地垂下,带跟的金色长靴将腿型修饰得几乎完美,他将权杖横掣胸前,遥望远方,唱腔中充满了故事感。

    灯光再次笼罩住钢琴所在的区域,大家终于发现,原来演奏者与宴蓝的穿着非常相似,却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