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台的真诚交代,以后总归是要继续合作的。

    他知道消息一旦公布,

    庄云流肯定会找他,

    找不到他就会找周鸣,

    所以他跟周鸣说好了,

    除公事外坚决不理庄云流,总之他不会承认孩子是庄云流的,否则庄云流恐怕会……

    那绝对不行。

    反正他不承认,庄云流爱怎么想随便。

    可是周鸣主动去撞枪口是怎么回事?

    宴蓝首次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周鸣,周鸣愧疚委屈极了,说:“我、我没存他的电话,不知道是谁,就接了,凌晨五点!我那时候脑子都不是很清楚!而且他说话很狂很拽!我一下就生气了!想到他曾经对你做的那些事,他那么渣那么坏,居然还那么狂那么拽!他以前不珍惜你,现在连夜找你,看起来好像很深情,其实根本不是!他只是为了孩子……不,他只是为了他的面子!他得搞清楚你究竟是什么时候有的、和谁有的!如果不是他的,哪怕就算是离婚以后才有的,他也会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反过来如果是他的,他就会跟你抢孩子!我当然不能让他如愿!我发现了……我确定了,我跟他说话的时候根本没办法保持理智!我就要气死他!”

    周鸣面红耳赤越说越激动,脖子梗着粗气喘着,两只大眼睛里充满了愤恨。

    这也是他首次在宴蓝面前表现出如此强烈而真实的情绪。

    宴蓝看着他,居然有点被震慑到了,惶然无措地说:“那、那你也没有必要……”

    “怎么没有必要!就有必要!”周鸣大声强调,“他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糊弄的,单纯不理他,他反而越发觉得你是在逃避,所以我就要这么跟他说!我跟你走得最近关系最好,就是最有可能、最有说服力!”

    “那他信了吗?”

    “我不知道。”周鸣自暴自弃地别开视线,“应该还没全信,但肯定已经动摇了,咱们再继续加证据……”

    “你还要加什么证据?!”宴蓝匪夷所思。

    “秀恩爱之类的啊!不承认也不否认,就迷惑大家!”周鸣迅速挑眼瞥了一下宴蓝,既小声又顽强地嘟囔,“反正最当初就有人觉得我跟你更合适!”

    宴蓝:……

    听了这些话,他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如果刚才是怀疑,那现在就是确认。

    朋友之间纵然关系再好、再为对方不值,纵然也有可能搞些假装情侣气前任的把戏,但那……都应该是有度的。

    像周鸣这样,无论对他还是对庄云流都远远超出了理智的界限,又怎能是朋友二字可以概括的呢?

    宴蓝心乱如麻,倒退几步坐回沙发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沉着脸色,心情跌至谷底。

    之前但凡和周鸣在一起,他总是很放松、很快乐,他们把同事和朋友这两种截然不同,又看似根本无法融合的关系完美地融合了,他们毫无芥蒂、一起拼搏、相互关心,他觉得能认识周鸣、能在人生中拥有这样一份感情是可遇不可求的幸运,但现在……

    或许一切都要变了。

    他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如果当时他知道,大概还能有办法抑制,可如今……

    是否已经晚了呢?

    巨大的无力感环绕全身,宴蓝难过地躬身按住额头。

    周鸣一愣,弱弱地问:“你、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宴蓝摇了摇头。

    周鸣顿了顿,更加弱弱地试探:“那……你生气了?”

    宴蓝心中一滞。

    生气吗?

    并没有。

    他没有生气,他只是觉得不该、觉得后悔。

    现在应该怎么做呢?

    诚恳并坚决地请周鸣收住感情吗?

    可他们还没有真正说破。

    继续装糊涂?

    万一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