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所有人愣住。

    周鸣更是大惊失色,向前跑了两步。

    “……宴蓝,为什么啊?!”

    “因为我的确会影响你。”宴蓝垂下眼帘,“影响你跟家里的关系,影响你在公司的决策,我知道你对我很好,我无比感激,所以越是如此我就越不能再影响你;其次,我也不想……成为影响你的那个人,我不想、也没有能力背负那样的责任。”

    周鸣:!!!

    不想成为影响你的人、不想背负那样的责任。

    这不就意味着……

    周鸣从来没有经受过这样的打击,觉得天都塌了下来。

    他的脚步踉跄,想冲到宴蓝面前,却又被他和庄云流牵手站在一起的场面震慑得不敢行动,他的身体摇摇晃晃,眼中裹着无限挽留,几乎祈求道:“宴蓝……一定要这样吗?就、就没有回转的余地了吗?!我、我其实可以……”

    “周总,我觉得这样对我们都好。”宴蓝诚恳地说,“谢谢你为我做过的一切,我将铭记于心,也将在今后尽可能地报答,但我也希望那所有的一切就都止步于此。”

    周鸣:!!!!!!

    他执着地望着宴蓝,缓缓地摇头,脸上全是挣扎与不甘。

    宴蓝又说:“未来还很长,我相信你现在只是一时想不开,我相信你很快就会绕过这个弯,到时再想起今天,恐怕就只有后悔和可笑了。所以……就这样吧,以后如无必要,我们就别再见了。”

    宴蓝垂眼片刻,低声对庄云流说:“走吧。”

    庄云流随即牵着他转身,离开包厢的时候,宴蓝用余光瞥到周鸣好像真地流了眼泪,也瞥到周禹润又来气又心疼地看着周鸣。

    今晚这场胡闹虽然起伏不断,但最终还是隧了周禹润的意。

    其实他打心眼里并不想对周鸣说那么狠的话,但是他没办法。

    只期望能以毒攻毒,期望周鸣尽早走出来,尽快变回原来的样子。

    ……

    大局落定,他垂着头默默地想、快步地走,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庄云流还拉着他,而他被庄云流引领着,在会所灯影闪烁的通道里穿行,根本不知道要去哪里。

    他侧过头,本想问庄云流要干什么,却发现庄云流的侧脸绷得很紧。

    好像正在忍耐一种非常激动的情绪。

    刚才在包厢里和周禹润对峙他都没这样,那个时候他轻松自信、游刃有余,现在却仿佛……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似的。

    他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前方的道路,脚下越走越快,攥着手的力气也越来越大。

    宴蓝心中越发疑惑。

    恍惚间庄云流转了个弯儿,然后推开一扇闪着银光的镜面玻璃门,宴蓝仓皇被动地跟进去,庄云流把门大力一甩,转过身来搂住他的腰,躬身低头靠近。

    这些都发生在须臾之间。

    毫无准备的宴蓝被吓得叫了一声,猛地向后缩了下身子。

    庄云流随之非常明显地一顿,脸上猛然露出被拒绝了的意外与受伤。

    就像……

    情人节第二天清晨被他躲开时一样。

    两个画面重叠。

    宴蓝垂下头,整个人恍惚地站着。

    二人独处于封闭而私密的空间,庄云流还攥住他手搂着他的腰,压迫感渐渐强烈。

    宴蓝头晕目眩呼吸急促,想要抗拒。

    突然前方传来轻轻的门响,接着是脚步声,一个很熟悉很温柔的声音说——

    “呦,这是干什么呢,那我走?”

    第70章

    张奕南从包厢里的洗手间走了出来。

    宴蓝这才反应过来, 这里就是他和张奕南之前商量工作的地方。

    短短一个小时之内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以致于他再回来,简直有股恍如隔世之感。

    张奕南在, 庄云流自然放开了他, 整个人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