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源和档期,一切顺利的话,产后休息上一两个月,他就得再去拼命了。

    当着庄云流的面,他不好意思说得那么直白,想着想着,眉头就又蹙了起来,喃喃自语:“我还得给盛鸣赔违约金。”

    解约本身,以及部分需要赔偿的商务,加起来减掉他的积蓄,还得再赔……一千多万。

    才有些轻松的内心顿时又压了块大石头。

    他忍不住说:“庄总。”

    庄云流一直看着他,听他这么见外地叫自己,当然有点不爽。

    可转念一想,现在的宴蓝应该怎么叫他呢?

    何况一直以来,宴蓝叫他都叫得很见外。

    压下心头细腻的百转千回,庄云流问:“怎么了?”

    宴蓝的眼神非常不好意思,带着一股自打脸了的底气不足:“我可能得用一下……你的那笔钱。”

    他的声音低下去,脸色更是通红。

    庄云流没反应过来,疑惑道:“哪笔钱?”

    宴蓝:……

    他尴尬地挪开视线:“就是离婚的……钱。”

    庄云流恍然大悟:“那不是我的钱,是你的钱。”

    宴蓝坚决地摇头,“我从来没把那当成是自己的钱,现在……我跟你借,我会尽快还你,一年之内!”

    庄云流:……

    此时此刻,他可以有无数句话跟宴蓝掰扯,但他现在没以前那么冲动了:把好不容易才拥有的聊天时间浪费在争执上,是不是傻?!

    他暂时避开钱的归属问题,就当陪宴蓝玩了,问:“赔盛鸣的违约金吗?”

    宴蓝点点头。

    “一千万就够了?”

    “加上我自己赚的,再……从爷爷之前给我的钱里预支一部分,够了。”

    “什么叫预支?”

    “也相当于借,等我有了钱就填回去,保证原封不动。”宴蓝认真地说。

    庄云流哭笑不得。

    宴蓝对待钱的态度,以及对待他和爷爷的态度真是令他既理解又无法理解。

    而且别说对待他和爷爷了,这半年来,明明赚到了钱,却也不见他给自己添置过什么,他实在很想问问宴蓝一直把钱放着是准备等它们生根发芽开花结果长小钱吗?

    再度克制了这类挑衅的冲动,庄云流继续转变话题:“需不需要我帮你找律师?”

    宴蓝摇摇头,“周鸣当初在合同上已经给了我很多优惠条件,我不能再……何况他爸爸以前也确实帮过我。”

    刚出道的时候,周鸣为他拿下的资源多少是靠着周禹润的面子,发现怀孕以后,医疗上的隐私保障也多亏了周禹润的人脉。

    然而庄云流却说:“他不是为你,是为了他儿子,何况当初你自带巨大的话题和流量,他一个新公司,其实是沾了你的光。”

    宴蓝一怔:“我明白,可我也……的确因他们而受益。”

    庄云流想了想,终于叹了口气:“也对,如果我是你,应该也会这样做。”

    二人目光一接,没有再说什么,却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件事。

    以前他们好像经常会因为一些小事,甚至只是一句无伤大雅的话吵起来,各有观点相争不下,好像非得让对方服软、老老实实地赞同自己才肯罢休。

    但那有意义吗?

    那只会把小事化大,从而僵化关系消磨感情。

    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突然变了,变得不再强硬和执着,这使他们猛然发觉,其实他们很能交心。

    “那你有困难就跟我说,不要自己逞强。”庄云流嘱咐道。

    宴蓝点了点头,“谢谢。”

    庄云流由衷一笑:“之后准备住哪儿?有想法吗?”

    宴蓝摇了摇头,“还没想过。”

    庄云流大胆道:“考不考虑住我给你留的那套房子?”

    宴蓝一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