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窝在沙发上喝。

    薄睡袍柔软贴身,肚子不可忽视地鼓了出来,他伸手摸上去,低下头愣愣地看。

    在公共场合,在他人面前,他习惯了遮掩,就连自己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忽略怀孕的事实,但一个人的时候,那份不同的体验就会被无限放大,他也才敢真正去正视。

    三个多月的时间转瞬即逝,等到小宝宝出生……

    它会像自己吗?还是会像……

    庄云流呢?

    如果它真地很像庄云流,那……

    宴蓝胡思乱想起来,越想越觉得自己好像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

    牛奶喝完,他去厨房洗了杯子,穿过客厅回卧室的时候,按照习惯去拉窗帘,顺势向下望了一眼,意外地发现庄云流的车居然还停在那里!

    他还没有走!

    心头又震动起来。

    他连忙跑去沙发上拿了手机打电话过去。

    庄云流自然是秒接。

    “你怎么还没走?”

    “我……想陪着你。”

    “什么?”宴蓝一恍惚,好像没听清,不确定似的。

    “我想陪着你。”庄云流加重语气。

    夜深人静,庄云流低沉的声音直接冲进耳膜,好像触到了骨髓,令宴蓝突然间紧张,嘴唇和牙齿忍不住发抖。

    “你、你不是膝盖弯久了不舒服么?”

    从离开会所算起,庄云流开车到现在三个多小时了,腿一直弯着,再这样坐一夜……

    “周鸣他们知道你住在这里,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走了我心里不踏实。”

    宴蓝站在窗口,看不清车里的人,却能确定车里的人此时一定正抬头看着他。

    那就好像他站在自己面前说这些话,而且站得很近很近,好像每一个字和每一次呼吸都能直接穿透衣服,敲上皮肤、深入毛孔。

    身体突然传来一股如被电打的酥麻震颤,宴蓝少有如此,一下便慌了,转身背向窗口,一手攥紧窗帘,呼吸开始急促。

    肚里的小家伙也凑热闹似地动起来。

    宴蓝浑身仿佛承受着炽热的压迫,渐渐头晕、渐渐出汗、渐渐地有点无法控制自己。

    “宴蓝?”庄云流察觉到了不对。

    宴蓝回过神来,攥了下手机,说:“你、你真地不肯走?”

    这话不是威胁,而是仿佛走投无路了,语气甚至带上了些许哭意。

    庄云流一愣,连忙解释:“我不是故意为难你,是真地不放心,宴蓝,我……”

    宴蓝将窗帘攥得更紧,事到如今,他能理解他,也同样……

    不想为难他。

    慌乱而不安地纠结了好一会儿,宴蓝终于一咬牙,说出来一段数字。

    庄云流再一愣。

    “房门密码,你上来吧。”

    宴蓝自觉声音细如蚊蝇,语速也快得几乎抓不住,且不管庄云流听清了没有记住了没有,他说完就立刻挂断电话,将窗帘“哗”地一扯,快步走回卧室,尚未开灯就先反锁了门。

    他不知道今晚是怎么了。

    明明就在不久之前,他还信誓旦旦地确定这一辈子都不会理会庄云流了,可现在才过了几天,他居然就……

    他让他送回家,他让他当众牵手,他跟他心平气和地说了很多话,他关心他的身体,他即将用他的钱住他的房子,他为他对自己的付出有了强烈的反应,他……

    主动在深夜让他走进自己的家。

    今晚的他好像被庄云流一点一点地……侵占了。

    他不敢再继续面对他。

    靠在门背后,宴蓝闭着眼睛仰头吸气。

    听到外间门响,他打开手机给庄云流发信息——

    [客房衣柜里有一次性浴衣和洗漱用品,床下的柜子里有新被褥,厨房进门第一个橱柜里有速食,冰箱里有欧包和水果,想吃什么用什么你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