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也遮不住肚子了。

    那股重量越发明显,令他稍微多站一会儿就会累、会憋气。

    他年纪轻轻的,以前哪里这样过?

    连带着情绪也易燥易怒,更易心神不宁精神恍惚,所以才和庄云流一会儿争吵一会儿又……

    所以他逃了回来。

    不仅因为觉得庄云流故意欺负他令他有点儿小生气,更因为他想跳出那个环境,好好地冷静冷静。

    庄云流最近努力地想要复合,却始终没有明说,而是用了温水煮青蛙的方式,从和张奕南约见的那个晚上开始,在他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就把他扔进了锅里。

    直到现在,他稀里糊涂地花了庄云流的钱、住了庄云流的房子、用了庄云流的员工,承认了他是孩子的爸爸并让他抱了自己摸了自己,自己……也摸了他。

    而且还是那种地方。

    自己甚至像个家属似地在医院陪床。

    可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不是同事,不是朋友,不是情侣,不是夫妻,甚至连单纯的身体关系也算不上。

    这太奇怪了。

    那么,他希望庄云流跟他挑明吗?

    宴蓝仔细地想了想,好像……也并不。

    甚至说,他有点害怕庄云流挑明,因为他还没有彻底接受,真挑明了他会慌乱,会觉得不在安全区里了。

    这样看来,庄云流还是懂他的。

    那他对庄云流呢?

    简单说,他爱过庄云流吗?

    就算过去已经不再重要,只看现在,现在的他,爱或者想爱庄云流吗?

    想到这个字,宴蓝前所未有地头大。

    他攥紧衣服,知道这是不会有答案的。

    问题不在庄云流身上,而是在他,从小到大没有人教过他,他根本不清楚这种“爱”需要符合哪些条件。

    想什么来什么,手机叮咚一响,庄云流发来了信息——

    [到家了吗?刚才想着你在开车,就没找你,现在应该到了吧?]

    宴蓝犹豫片刻,简单回了“到了”二字。

    [那就好。]

    [早点儿休息,明天睡个懒觉,最近在医院太辛苦了。]

    [其实你回去也好,我从一开始就不想让你在这儿。]

    庄云流开始自顾自地长篇大论。

    [今天抱歉,我知道你不愿意,是考虑到我受伤才妥协的,我也确实因此有点儿有恃无恐,有点儿飘。你不喜欢我以后就不这样了,但我不是老流氓,我只对你有感觉,也会为了你忍耐。]

    [我想你现在心里可能很乱,但还是那句话,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反正咱俩都没有别人,只对自己负责,不管怎么样都没错,很多事情也不是时时刻刻都能条分缕析或者从一开始就必须一蹴而就的。咱俩就接受现状,顺其自然好吗?]

    [总之只要不存在恶意,我享受与你的任何阶段、任何关系、任何状态。]

    宴蓝:!!!

    庄云流怎么还有两幅面孔呢。

    不久之前那么无赖,现在却这么……睿智、温柔而贴心。

    自己心里的犹豫茫然他都知道,他却不着急,只是配合着。

    先前说他温水煮青蛙大概错了,他其实是……用尽了全力在哄劝、包容自己。

    宴蓝翻了个身,看着手机屏幕迟疑不定。

    该给他回什么呢?

    [哦]好像有点阴阳怪气。

    [嗯]又好像是答应他了。

    [知道]略显不耐烦。

    [收到]则过于生硬。

    思来想去,他终于还是没能直面庄云流的剖白,绕过这茬说:[我去洗澡,你也早点儿睡。]

    [好,浴室地滑,你小心一点。]

    [对了,我听说怀孕的人怕热,但你千万别掉以轻心,洗澡水还是不能调太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