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洗澡的时候伤口没见水吧?”

    “没有,一直注意避开呢。你放心,我现在能站能走,生活小事不在话下,拄拐只是为了暂时不让膝盖负重。”

    庄云流说这些的时候,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表情更十分自信,宴蓝原本只是正常地看,但看着看着突然就又……

    他连忙低下头,手攥紧筷子,郁闷地心想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为什么看到庄云流笑就觉得……他好像在发光?

    还很冲动地想上去抱一抱,甚至觉得普通的抱都不够,因为庄云流刚刚洗完澡,身上一定很舒服,如果能肌肤相亲地紧紧地抱……

    须臾之间,宴蓝的脑海里充满了黄色废料。

    他以前从没这样过,现在不禁羞愧地耳根发烫,再坐在这里,他生怕他……

    “我吃好了。”宴蓝放下筷子拿纸巾擦嘴。

    “嗯?”庄云流大愣,“你不是说吃五个蒸饺吗?现在才吃了两个……是不是饭不好吃啊?”

    庄云流忐忑地自我怀疑,而宴蓝只想逃跑。

    “没有不好吃,只是我不饿。”

    他慌乱地离席,庄云流连忙追上去。

    “宴蓝!宴蓝你怎么了?!”

    一直追到书房,然后“咚”地一声,宴蓝把门大力甩在了庄云流的鼻尖前,又“咔嚓”一声绝情地反锁。

    庄云流:……

    不对。

    非常不对。

    早上宴蓝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

    “宴蓝你没事吧?”他轻轻地敲门,询问的语气也是轻轻的。

    “没事,我要工作了,你去吃饭吧。”

    庄云流站着想了一会儿,觉得还是不能操之过急,便说:“好,那你别太辛苦,有事要告诉我啊!”

    “嗯。”

    门里面宴蓝的声音闷闷的。

    庄云流十分茫然,可眼下只能暂退。

    听到庄云流离开的脚步声,靠在门背后的宴蓝松了口气,又连续深呼吸缓了一会儿,才终于调整过来。

    突如其来的身体失控令他措手不及。

    他向来清心寡欲,现在是怎么了?

    因为怀孕吗?

    可以前也没有啊。

    宴蓝百思不得其解,只能尝试用意外来说服自己,再用工作填满所有的时间,争取不要再犯。

    他走去书桌旁坐下,打开平板电脑和纸笔。

    批注剧本、列出角色表演的重点、设计不同的表演方式、练台词、看导演和对手戏演员演过的其他戏……他为进组前的十天安排了许多事。

    做正事时专心致志一直是他引以为傲的本领,可这次却一反常态。

    他变得非常容易走神,每每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居然又在想庄云流了,那种难受劲儿他根本描述不了,只能忍,可忍的下场却是更多的难受——

    胸闷气短、头晕目眩,肚子也不舒服,就连他决定不工作了直接睡过去一了百了,也有失眠和盗汗紧追而来。

    他无法不承认内心深处的需求。

    他想念就在另一个房间里的庄云流,想做一些不管不顾的事情,可是……

    宴蓝难受得辗转反侧,第一次意识到原来怀孕竟然这么辛苦。

    折磨了整整一晚,身体疲惫而憋屈,心态更焦虑得有点崩了,甚至开始无理地迁怒,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了庄云流身上。

    他要讨厌庄云流、要烦他,这样就会好了。

    宴蓝神经兮兮地给自己下了心理暗示。

    于是同居的第二天,也经历了一晚思考,茫然不知宴蓝究竟怎么了的庄云流明晃晃地感受到了排挤。

    他跟宴蓝说话,宴蓝就翻他白眼;

    只要两人同在一个区域内,宴蓝一定会立刻离开;

    他稍微跟得紧点儿,宴蓝就会厌烦地大声斥责他;

    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