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解决几乎灭顶的困扰。

    宴蓝感觉到浑身的毛孔无限度地张开,泪水不受控制地涌出。

    “你……干嘛……”

    “我帮你治病。”庄云流吻着宴蓝烧红的耳后。

    “我没有病……”宴蓝不安地动着。

    “你有,是心病,我帮你治。”庄云流笃定地说。

    “可是……”宴蓝闭着眼睛,手勉力攥着沙发的皮面,“那样之后会很空虚。”

    “有我在就不会。”庄云流更加笃定地说。

    “试试看顺从自己,把自己完全交给我。”

    “你无须怀疑,我会永远在你身边,只要你愿意。”

    “而且我们早已经坦诚相对,宝宝就是证据。”

    “想起来吧蓝蓝,我不希望我们曾经的快乐只有我一人记得,我希望你也能因此……因我而快乐。”

    “随心所欲,潇洒通透,我知道你也喜欢那样。”

    ……

    就像进攻宴蓝的内心一样,这件事也必须一步一步来。

    今天他不求更多,只求能突破宴蓝身上最外层的壳。

    那是他最强大坚硬的防御,只要破开,之后便是水到渠成。

    宴蓝亦心知肚明。

    所以最后恍惚的瞬间,他下意识勾住庄云流的脖子缩在他怀里的时候,脑中冒出来的第一念头便是——

    他完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请一天假呜呜呜,假期非常忙,反人类工作作息令人忧伤orz

    第84章

    庄云流靠在长沙发夹角处,

    从身后环抱着宴蓝。宴蓝侧靠着他的胸膛,一臂揽着他的腰,被头发遮了大半的脸埋在他怀抱深处,

    露出的耳垂和一点脸颊泛着浅浅的红色。

    他迟迟不动,

    庄云流也不着急,低头用下巴抵着他毛茸茸的脑顶,

    心中无数个念头交错。

    当初张奕南分析的他那脆弱与顽强、胆小与骄傲的性格,

    不久前向医生询问的他那纠缠在理智与情感、自律与渴望之间的心念,加上这一刻……

    庄云流终于彻底明白,宴蓝内心深处其实就是个小孩子,

    需要引导与呵护。

    如果这么做了,他便会展现出像小孩子一样的可爱,

    像小孩子一样全心全意地信赖回报,偶然也会像小孩子一样不讲道理、乱闹脾气。

    这是情趣。

    黄昏时分,

    屋里没有开灯,

    落地窗透入的红霞带来满室慵懒,相拥的二人身上仍有余温。

    庄云流将褪掉的长裤搭在宴蓝腰间,

    轻声问:“还好么?有没有不舒服?”

    宴蓝的鼻梁压着庄云流胸口,

    片刻后极轻极轻地摇了摇头。

    “饿不饿?吃蛋糕么?”

    宴蓝又极轻极轻地摇了摇头。

    “那……去洗一下?”

    宴蓝仍是摇头,声如蚊蝇道:“都擦过了。”

    庄云流笑了,无奈地说:“可不能一直躺在这儿。”

    话音落,背后的衣服被宴蓝的手指攥紧,

    他心下明了。

    宴蓝本就对此事有阴影,性格又骄傲,

    这几天更因为欲望突然变强而压力倍增,

    现在被自己哄着终于交待了,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该有多难为情。

    所以情人节那天他才会选择吃药喝酒。

    自己根本没有花心思去了解,

    还在第二天大声指责他,他……

    他愿意把身体交给自己、付出一切辛苦怀自己的孩子,迎来的却是劈头盖脸的愤怒。

    重新想来,庄云流的心都快碎了。

    他托着宴蓝的脑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