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又露出甜蜜的苦恼,说:“可现在隔着屏幕抱怨也没用啊,我又摸不到你。”

    “我……”

    他急得正要说话,宴蓝却打断道:“还好后天上午我就杀青了,下午就能回去,你会来机场接我吗?”

    “我……”

    “算了你还是别来了。”宴蓝再次打断,“你的腿还没好全,机场人又多,我不想再轰动了。”

    “蓝蓝,我……”

    “我想挂了,明天连着两场重头戏,得再准备一下,然后尽量早点儿睡。”

    庄云流:…………

    就是死活不让他说话呗。

    简直像是故意的。

    宴蓝要挂,庄云流不能不同意。

    切断视频后,宴蓝放下手机,仰靠在沙发上喘气。

    刚才,他好像知道庄云流要说什么,也知道他即将要做什么。

    他一反常态,突然不希望庄云流提前跟他商量了,他不想收到准确的信息,因为他发觉,恋爱中的猜测、预感、渴望所带来的小鹿乱撞的感觉其实非常美好。

    他愿意享受精神上的颤抖与酥麻,那比来自身体上的感觉更能令他快乐。

    忍着不适,他站起来在房间里练习明天的走位和台词。

    其实这些他早已滚瓜烂熟,但仍觉得不够,得彻底将它们练进血液灵魂,成为肌肉记忆,实拍时才有可能超常发挥。

    反反复复地打磨了快两个小时,肚子里的小家伙令他累得脸红脖子粗,他喘着气去浴缸里泡了个澡,最后不情不愿地出来,收拾好一切躺上床,仿佛完成了一个巨大的事业。

    酒店干净雪白的被子被他的身体撑出了圆润的弧度,肚子就像一座小山,压得他完全难以平躺。

    他认命地侧过身,苦恼地想这才将将八个月,后面还有近两个月,该怎么办啊。

    入眼是半张空荡的床。

    明明是二十年来最熟悉的场景,现在居然不习惯了。

    睡前他继续备戏,在脑子里推演流程,想象画面,带入情绪。

    很快就和角色融于一体,再一次跟随角色的历程震惊、愤怒、压抑、痛苦、绝望,浑身发抖咬牙切齿眼眶发红,连肚子也一阵阵地发硬发紧,还微微地疼。

    他连忙让自己放松,手掌托住腹底打圈安抚,心中连连感叹。

    还好他不是角色那样的人。

    他比角色顽强得多、清醒得多、也幸运得多。

    至少他……

    黑暗里,心里的念头冒出来的时候,宴蓝明明只有自己,却仍是不好意思地垂下了眼帘。

    脸颊发红,托在腹部的手收了收,身体也紧张地蜷缩得更小。

    他咬了下嘴唇,生怕被人听到似地,极低极低、还带着细小的颤抖,自言自语道——

    “云流。”

    第一次这样喊出这个名字,他呼吸急促,皮肤几乎滚烫,浑身的毛孔像那天被对方突然握住的时候一样,纵情张开了。

    “云流……”

    他再次呼唤,像溺水的人拼命喘息,勇气也比先前强了。

    “我有点……想你,你会来……会来找我吗?”

    -

    答案当然是会。

    只是在答案真正出现之前,还有一段重要的铺垫。

    第二天,宴蓝正式拍捉奸和家庭战争两场重头爆发戏。

    起床的时候,他前所未有地感到不舒服,怀孕以来第一次冒出“是不是要生了”这种可怕的念头,但他也知道肯定不是,毕竟才八个月,而且不痛、没见红、没流液,跟要生八竿子打不着。

    可他实打实地头晕恶心、呼吸困难、腹胀腰酸、耻骨隐痛、狂冒虚汗,走路都走不了直线。

    昨晚明明睡得不晚,睡眠质量也还可以。

    这是怎么了?

    也不是没想过请假,但最终,责任心和专业度阻止了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