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我叫的庄总和别人叫的不一样。”

    庄云流:??????

    不过……

    他好像被下蛊了。

    好像无论宴蓝说什么,他都会自动地顺着他的思路,

    想着想着就觉得很对。

    好像过去……

    无论是在寰行实习的时候,

    还是结婚后、离婚后,宴蓝每次叫他庄总,的确都在音色、语气和情绪上与别不同,透露的也绝不仅仅是“庄总”二字表面的含义。

    何况事中叫云流,

    事后叫庄总,禁忌感也拉满。

    他暂且既勉强又满意地接受了。

    “宴蓝小朋友,

    你叫我有什么事吗?”庄云流抬了抬宴蓝的下巴,

    故作严肃地问。

    “我想告诉你一些之前瞒着你的事。”

    “……嗯?”

    庄云流再度迷惑,

    宴蓝的表情却郑重了。

    “我曾经……差点儿流产。”

    “什么?!”

    这一下,

    庄云流大惊失色,几乎要从床上弹起来。

    宴蓝连忙按住他说:“你不要激动,先听我说!”

    庄云流的心怦怦直跳,呼吸都急了,可这个时候也只能按宴蓝说的先稍安勿躁,又紧张又疑惑地重新躺下。

    宴蓝长长地叹了口气。

    “就是我们在墓园外吵架的那个晚上,要不是差点儿流产,我也不会知道宝宝的存在。”

    ……

    他把那天的事情说了,时过境迁,他没有带任何情绪,只是就事论事,但依旧难免心生感慨。

    庄云流却是第一次听,一边听一边又惊又悔,双手发抖,恨不得拿板砖敲自己的脑袋。

    宴蓝自然明白他的心情,讲完之后补充道:“我知道这件事一旦说出来,除了让你自责和难受之外没有任何意义,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我想把我过去的所有都告诉你,我知道这很自私……”

    “蓝蓝!”庄云流严肃地打断他,“你不自私!你应该说!我也应该知道!自责、难受、痛苦也都是我应该承受的!因为你们是我的爱人和孩子啊!我差点儿、差点儿就真地害了你们,我怎么能不知道呢?!我现在一想就后怕……你说你的身体一开始查不出来……我还以为、我一直以为你是故意瞒我!我……”

    他彻底语无伦次了。

    “我没有瞒你。”宴蓝垂下眼帘,“后来我数次想过,如果一开始就知道,那我大概……会打掉这个孩子。所以后来我很庆幸自己是这样的体质,或许也是宝宝在用自己的方式保护自己吧。”

    庄云流:……

    宴蓝心高气傲。

    这一点他太懂了。

    他连忙解释:“蓝蓝,其实让你去医院检查那天我已经想好了,真有了就留下来,我一开始只是气不过……”

    “我明白,换了是我我也会气不过。”宴蓝说,“所以那件事我从来不曾怪你,我当时只是恍然大悟,觉得我们各有自己的一意孤行,不太合适。”

    “什么恍然大悟,明明是胡思乱想。”庄云流不愤地说。

    宴蓝笑了。

    “我的确爱胡思乱想。”他自我检讨起来,“要不然我那天也不会喝酒吃药,我是怕我扫兴……”

    “我懂,我都懂!”庄云流着急地说,“怪我,怪我没有给你足够的安全感,事后还乱发脾气!”

    “都过去了。”宴蓝平静地说。

    到了今天,到了此刻,他们俩没有什么不能过去。

    片刻后,庄云流无奈地笑了,说:“其实我对你也有所隐瞒,实话说吧,我眼睛上的伤口正是那天在墓园摔的,你走了以后,我看完爷爷,一不小心从楼梯上滚了下去,浑身都是伤。”

    宴蓝:!!!

    “现在看来是冥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