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一停,给甜枣也只是让对方舔个味儿就收回,又并非完全收回,而是似挨非挨地摆在眼前,看得着却吃不了。

    尊贵的庄总很快就疯了。

    他一脸宠溺而又十足无奈,沉沉地喘气,在宴蓝用食指指尖慢慢悠悠地捻他的嘴唇、喉结、那里、小腹和那里的时候突然破防,猛地上前把宴蓝打横一抱,以毕生最快的速度冲进卧室——

    他不喜欢沙发了,沙发不够大,还是床好。

    他要在那无边无际的大床上把宴蓝翻来覆去。

    宴蓝猝不及防又带着笑意叫了一声,顽强地警告道:“你要干什么?你破坏规则就分床睡!”

    “那也得干完这次再分!”庄云流进入完全野兽形态,跪在宴蓝身体两侧,拼命地用嘴唇碾压他。

    ……

    最终宴蓝流下了眼泪,他浑身发软,有气无力地说:“庄总,你很讨厌。”

    庄云流搂住他,事不关己道:“是你先讨厌的。”

    片刻后。

    “庄总。”

    “嗯?”

    宴蓝幽幽地叹了口气。

    “我爱你。”

    ……

    …………

    ………………

    庄云流像是傻了。

    半天都没有反应,浑身一动不动,连眼睛都不眨。

    直到许久之后,激动的热泪“唰”地从眼眶里涌出。

    他更加激动地把宴蓝圈住,迷狂地、毫无章法地吻了起来,亦迷狂地、毫无章法地说个不停。

    “蓝蓝我也爱你!我好爱你!非常爱你!非常非常非常爱你!我爱你蓝蓝!”

    “但我就算说得再多,也根本说不尽……根本比不上我想对你做的。”

    “我又觉得我就算使尽了全力,也、也不能完全表达我……”

    “我好想宝宝快点儿出生,那样我就能……彻底地肆无忌惮地爱你,把我的所有都给你……”

    ……

    沐浴在爱情里的日子充满了梦幻的幸福,庄云流工作更加有动力,宴蓝虽然暂时停工待产,但实际上也没闲着——

    读书、看电影、练琴、听新专辑demo、和同事们讨论修改意见、讨论产后的工作安排、继续尝试写词和写曲。

    这是他最喜欢、最想要的生活。

    孕期最后一个月,二人谨慎地禁了欲,宝宝继续长大,胎位不断向下,宴蓝胸闷气短的症状好了,胃口也好了,腰胯的负担却攀上了巅峰,心理压力也不受控制地变大。

    终于终于,在小心翼翼的期待与忐忑中,预产期前夜到来了。

    第92章

    宴蓝整整一晚上没睡。

    预产期三个字压着他,

    总觉得只要过了当天凌晨零点,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生,他……有点害怕。

    就算有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医生最好的护理机构,

    就算庄云流最近从早到晚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

    就算早将与生产相关的种种烂熟于心,他依旧不能免除对于疼痛和潜在风险的恐惧。

    甚至可以说准备工作越到位、越郑重其事他就越害怕。

    熬了一夜,

    天亮的时候,

    身边的人拥上来,轻轻碰了碰他的肩。

    “蓝蓝,有动静了吗?”

    宴蓝摇了摇头,

    只见庄云流眼下也挂着非常明显的黑眼圈,心知他肯定也是紧张得没睡。

    哎。

    “再睡一会儿吧。”他有点心疼地摸了摸庄云流的脸。

    “你睡,

    我去准备早饭,顺便看看公司有没有事。”说着就掀了被子下床。

    可宴蓝怎么睡得着?

    伸手摸过床头柜上的手机,

    工作室的同事们和周鸣都问他开始生了吗,

    他无奈地依次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