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为有事情烦。

    一般烦的都是公事。

    这回烦的却是自己。

    平时庄云流抽烟也是独自去天台,抽完会彻底把味儿散干净了再回来,绝对不允许他们吸到一丝一毫的二手烟,但这回的“你别过来”明显不是这个意思。

    但不让他去他就不去了吗?

    人生气的时候说的很多话都得反着理解。

    虽说两人吵架的次数不少,但那大多存在于他们还没有敞开心扉正式相爱的时候。

    那时候两人总以刺伤对方获取取胜为目的,但现在不同了,现在他们很相爱,他们是一家人。

    就算他真地不想看到自己,自己也不能不管。

    准备了一会儿,宴蓝也上了天台。

    别墅小区的夜无比宁静,冬季栽植的植物不如夏季那么茂盛,一处一丛相互错落,围绕着一片如明镜的人工湖水,在微凉的寒意中略显萧条。

    庄云流靠着天台最远处的栏杆,手中火星一点。

    宴蓝在天台进门处站定——

    庄云流肯定发现他来了,却没有回头,也没有赶他走,所以这里就是最好的位置。

    “我答应张奕南并不仅仅是为了报答他,我更多的是为你。”宴蓝仍旧用平缓的语气,十分认真地说,“我知道,大家都不喜欢听‘为了你好’这种话,也不希望被别人插手干涉和安排,但我……还是想尝试一下。”

    “你曾经说过,咱们俩的性格都不完美,我认为不完美的根源就在于过去的家庭。我很明白那种痛苦,但庆幸的是我的痛苦被你治好了,现在的我对过去已经毫不在意,我觉得轻松幸福了许多,所以我希望我也能让你……慢慢抛弃那些。带着伤口一辈子真地太难过了。”

    “这不一样。”庄云流背对宴蓝,斩钉截铁地说,“如果我的另一个爸爸也是为正义的事业、为大家的安危而牺牲了性命的警察,那我当然也能放下,可他不是,他是一个那样卑劣的人,所以一辈子带着伤口又怎么样呢?准确地说,我甚至是主动想要这样的,因为如果我忘了,如果我不痛苦不难过了,就相当于……我背叛了爸爸和爷爷。你不是一向最会为爷爷考虑吗?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还在,面对你这样的行为,他会有多么生气?”

    “可当年他也在你的劝说下同意签了张奕南。”

    “张奕南只是张奕南。”

    “张奕南他爸爸也只是他爸爸。”

    “宴蓝!”

    寒风夹杂着呼吸声,庄云流狠狠地将烟蒂摁灭了。

    沉默了一会儿,宴蓝低下头,既无奈又略释然地叹了口气,好像努力了许久发觉自己真地不行那样,终于选择了放弃。

    他的脸上露出充满心疼又十分漂亮的微笑。

    他低声说:“其实我根本没有想要说服你,我只是想试试把一个机会强行送到你的面前,看看这件事是否会发生转机,因为我知道,你自己是不可能给自己机会的。”

    “这个世上不会有人比我更加爱你,所以我是真地希望你能抛弃纠缠在心上的阴霾,但如果当真不行,那我就选择与你一同承担。”

    “跟你说实话吧,我其实……根本没有答应他。”

    庄云流手一抖,猛地转过身来。

    即便是夜里,他眼中的意外和震动也极其分明。

    宴蓝慢慢地向前走去。

    “一直以来都是你护着我,我不想总是那样,我也想为你抚平创伤,我想让你明白,你在我面前可以脆弱,你心里好的坏的、积极的消极的情绪都可以全数交给我,我罩得住,我们……是相互的。"

    站在庄云流面前,宴蓝抬手摸着他的脸。

    “我想听你表达自己,想听你向我倾诉,而不是一说到这些就应激发脾气。就算你觉得放下等同于背叛,就算你要把伤口带一辈子,那也请让我跟你一起。”

    庄云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