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庄总,他如果还是坚持不要,你再还我。”

    宴蓝:……

    这都是什么事。

    他实在没办法了。

    “那……好吧。”他又晃了晃小家伙的手,“宝宝咱们要说谢谢。”

    小家伙站在宴蓝的腿上来回瞧,面前的人他都不认识,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给他的东西也不好玩。

    懵懂的小脑袋里闪过懵懂的念想,他捏了捏手里硬硬的卡片,然后松手,转身十分依赖地搂住宴蓝的脖子,略委屈地嘟了嘟小嘴。

    “……爸爸。”

    宴蓝便把掉在腿上的卡片拿起来放在桌上,抱歉地说:“他有点儿认生,哎,一天到晚见的除了我们俩就是两个保姆,出去玩的机会也不多。”

    “才一岁,急什么,长大点儿就有朋友了。”张奕南说。

    张爸爸接过话头:“我看他很乖。”

    “全靠两个保姆,特别会教孩子。”宴蓝笑了,“不过也有闹的时候,也不知道长大了是个什么样,希望不要让我太操心。”

    “咱们小月星这么好,肯定不会让爸爸操心对不对!”张爸爸索性坐到宴蓝身边,疼爱地拍着孩子的小肩膀。

    过了一会儿,小家伙有些犯困,躲在宴蓝怀里哼哼唧唧,张爸爸便主动说让孩子赶紧去睡觉。

    保姆来抱了走小家伙,三个大人继续聊,张爸爸犹豫半晌,说:“宴蓝,我今天来还想跟你说说当年的事,因为云流他……知道得其实也不是很清楚,哎,或许他也不想知道,但是……如果他什么时候突然想知道了,你就告诉他。”

    宴蓝一怔,点点头说:“好。”

    张爸爸脸上尽是无奈,沉沉地叹了口气,缓缓地讲了起来。

    ……

    “……当年他是个导演,除了年轻、才华、梦想之外什么都没有,性格又清高孤僻,很看不上圈里的人和风气。后来他和一个模特相爱,他说他们本来爱得非常纯真,可惜日久天长造化弄人,对方的心态在想红又怎么都红不了的折磨中失衡了,开始嫌弃他又没本事又要面子,再后来……就出轨了一个资方大佬。”

    “他不能忍受这样的背叛,当即决定离婚,本来他是想要儿子的,可是对方讥讽他连自己都养不活,凭什么养儿子?他觉得很是受伤,一气之下就走了。后来他也试图回来看儿子,但那个人不让,说他们的日子已经好过多了,希望他不要再来打扰破坏。”

    “他深受打击,就出了国,花了很长的时间去疗伤,也放弃了当导演,而是一边做着普通的工作一边写书,没想到写书却意外地获得了成功,再后来遇到了张奕南的妈妈。”

    “他说那才是真爱,因为当真爱出现的时候,心中就会有一个很明确、很坚定不移的声音。和张奕南的妈妈在一起,他很幸福,甚至渐渐改变了自己性格里的偏执,可惜曾经的错已经铸成,没办法挽回了。”

    “前任那边,他之后虽然没有详查,但想也知道,傍金主能有什么好下场呢?连儿子也在那样的环境中被影响得……变成了一个唯利是图的人。”

    “他……很后悔。”

    夜里,宴蓝和庄云流靠在天台栏杆上。

    宴蓝讲完今天发生的一切,庄云流凉凉地说:“后悔有用吗?我知道多一点儿或者少一点儿又有区别吗?”

    宴蓝心中难过,一手揽住他的胳膊。

    “那张卡收么?”

    “其他礼物你都收了,卡不收?五十步笑百步。”

    “我是觉得……”

    “没怪你,我就是想说,都让他进门见宝宝了,收不收东西也没什么分别。”庄云流叹了口气,“既然是给宝宝的,那就放着,等宝宝长大了自己决定要不要。”

    “好。”

    站了一会儿,宴蓝又问:“那以后他如果还想见宝宝怎么办?”

    “看我心情。”庄云流理直气壮地说,“还是那句话,等宝宝长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