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大了是吗?”

    既专业又直白,宴蓝只觉得自己的脸红得发紫,声如蚊蝇道:“以前并没有,就是这两天……”

    “检查报告上的数据没有异常。可能是受您早孕隐性特征的影响,相关反应也会表现得略有迟滞或紊乱,也可能是……”医生想了想,“来自生活或情感上的变化导致的。”

    宴蓝疑惑地蹙眉:“什么意思?”

    “一方面是外界的压力太大了,您这样的职业,压力大在所难免,所以一定要学会自我解压,另一方面……”医生笑了一下,委婉地说,“宴先生,您应该不是对着每个人都爱发脾气吧。”

    宴蓝一愣。

    医生又恢复了严谨专业的模样,说:“只要没有病理上的问题,那您正视并接受自己身体和心理的需求就好,一味抗拒怀疑会让您焦虑,反而不利于身体健康。同时只要身体条件达标,注意动作轻柔,除了头三个月和后两个月,孕期的其他时候都可以过夫妻生活。”

    宴蓝:……

    这完全没有解决他的困扰。

    他不甘心地再问:“医生,能不能给我开点儿药?”

    “什么药?”医生一脸迷惑。

    “让我不要这么难受的药。”

    医生顿时哭笑不得:“没有这种药,宴先生,这不是病,为什么要吃药呢?我们的身体时刻都在产生需求,您现在的情况跟饿了吃饭渴了喝水冷了穿衣没有区别啊。”

    宴蓝:…………

    看他仍是苦闷,医生也为难了,叹了口气说:“要么……有必要的话,您可以找个心理咨询师。”

    宴蓝:……………………

    他尴尬死了。

    走的时候甚至产生了以后再也不要来了的逃避想法。

    回家路上也把车开得很慢,毕竟回家就要面对庄云流。

    倒不是真讨厌庄云流,只是觉得头大、紧张、恐慌,好像只要跟他在一起,连空气都会凝结。

    与此同时。

    庄云流站在落地窗边,客客气气地跟电话里的人道谢告别后,攥着手机表情凝重了好一会儿,又打开手机滑动屏幕,认真地寻找。

    -

    宴蓝磨蹭了半天,终于不得不回来了。

    一进家门就看到了餐桌正中摆着的蛋糕,不由地一愣。

    庄云流拄着拐杖迎接他,问:“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宴蓝更愣,接着一回想,今天?

    好像是……

    “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值得纪念。”庄云流笑起来。

    宴蓝被那个笑容晃了一下,别过视线再看桌上的蛋糕,却有点提不起精神:“那天发生的全都是烦心事,有什么好纪念的。”

    “因为相遇已经足够幸运,以致于剩下的事只能是烦心事。”庄云流如此这般地一摊手,“能量守恒。”

    宴蓝:……

    巧舌如簧。

    不过……

    他有点感动。

    他去洗手,庄云流就跟着他,弄得他微有压力,便用聊天缓解,说:“其实那天不是我第一次见你。”

    “嗯?”庄云流来了兴致,“那第一次是什么时候?”

    “五年前,我去爷爷的住处,离开的时候远远地看到了你。”

    “哦,我竟然完全不知道,能说说你对我的第一印象吗?”

    正擦手的宴蓝眼波一滞,心口也轻轻动了一下。

    总不能说觉得他一定很帅,然后就一直盯着看,后来还总想起那个画面吧。

    像个花痴似的。

    他从庄云流身边走出洗手间,随口道:“没什么特别的印象,就是看到了一个人、知道了他是谁而已。”

    “哦。”庄云流的语气明显有点失落,顿了顿,眼中划过一丝狡黠,跟上去再问:“那你想不想知道我对你的第一印象?”

    宴蓝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